您的位置:六盘水新闻网 >> 专题频道
村民们都叫我“吴阿莫”
竺学友是肢体一级残疾的残疾人,父亲死亡,母亲在贵阳打工,因为没有存折导致生活补贴和护理补贴一直未能享受。一张张名片一袋袋糖果,架起了我与苗族同胞们的连心桥,从那以后,他们慢慢接受了我这个“外来人”,有啥事都喜欢来“麻烦”我。陈金秀嫁到四组已经22年了,老家父母 ...
我深信“知识改变命运”
休假回家,了解到寨子里有两个村民想外出务工,但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看见父亲为难,我一度想放弃学业跟村里的年轻人外出务工,但在父亲的坚持下,我含着眼泪踏入大学大门,对是否能完成学业感到茫然。工作后,有了稳定的收入,家里生活得到极大的改善,每到休息日我总要回到大坪 ...
好政策好干部帮助我家脱了贫
介于这种情况,我向白鹤村委会提出申请,村民委会及时召开了村民小组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准备将我纳入贫困户上报,但因我没有户口,纳不进贫困户系统,享受不了贫困户应有的优惠政策。回来后,陆魁祥主任又组织村委会召开村民小组会议和村民代表会议,将我家纳入建档立卡贫困户, ...
永不言弃 靠种植走上致富路
后来,周家寨村一位姓陈的老板在我们村种植了一片党参,他请我们村孔支书帮助他寻找管理人员,工资1500元钱一个月。中药材种植没有成功,我又回到家里继续种蔬菜。合作社成立后,孔支书让我来管理。
率先脱了贫 共奔致富路
经过多方考察,我决定养猪,但开始,我没有找到合适门路,自己也没有技术和经验,只能用“土办法”养猪,这让我走了不少弯路。如今,我家的母猪有20多头,几乎每个月都有小猪出栏。他说,想跟着我学习养殖技术,将来能像我一样开办自己的养殖场。
安全房让我们一家开始了新生活
我们没有房子,好心的邻居王德学提供了约80平方闲置的土墙房给我们居住,一住就是十七八年,孩子越来越大,而房子也越住越破。我们又借了部分建房资金,终于把新房子建了起来,结束了住破旧土墙房的日子。我和丈夫都是勤劳又老实本分的人,靠捡别人的撂荒地及附近打些临工生活, ...
现在的日子,真好!
在工作闲暇之时,我还要帮父亲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让他生活得更好。我很感谢各级干部的帮助,他们让我的生活得到很大的改善,我心里充满感激,我要做好自己的工作,不让村里面的工作人员费心。有了保洁员这项工作,我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贫困生活。
在政策的支持下,我发展养殖脱了贫
现在,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我靠发展养殖业脱了贫,生活比以前好了很多。记得当时,村里请来技术人员开班培训我们养殖技术。姚文付的脱贫故事在政策的支持下,我发展养殖脱了贫我叫姚文付,家住在南开乡花场村九组,是建档立卡贫困户。
大家帮我住进“幸福里”
现在住在钟山区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月照街道幸福里社区,日子一天更比一天好。她说,要改变像我家这样勤劳而又贫困的现状,只有通过易地扶贫搬迁才能彻底解决问题。易地扶贫搬迁是国家的好政策,但是故土难离啊,毕竟在这里住了几代人,说要搬走还是有些舍不得。
彝家汉子不当贫困户
龙林的脱贫故事:彝家汉子不当贫困户我叫龙林,我是南开乡九龙村的村民,是个彝族。妻子也“陷”在家里,一时之间走入人生低谷。总投资十几个亿的双桥水库让库区红线内一些村民因征地拆迁补偿不再贫困,但我却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