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六盘水新闻网 >> 新闻频道 >> 社会新闻

题记:

脱贫雨露滋润“兰花”香

作者: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时间:2020/05/26 09:20


崭新靓丽的农家屋舍。


水城县营盘乡兰花村地处水城县与盘州市交界,最高海拔牛棚梁子2865.2米,最低海拔新店子1200米。全村国土面积17.8平方公里,其中耕地4721亩,林地4500.16亩,森林覆盖率达80.58%,系我市森林覆盖率较高的行政村。

兰花村下辖17个村民组,2014年全村总人口987户3514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468户1363人,贫困发生率为38.7%。到2019年,全村总人口948户4002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358户1506人。通过6年的脱贫攻坚,截至2019年底,全村共脱贫333户1460人,尚有25户46人(因病5户12人,因残8户14人,缺劳动力5户6人,缺技术7户14人)未脱贫,贫困发生率从2014年的38.7%降到2019年的1.15%。

六盘水日报记者 翟汉元 范青

迎着初夏的阳光,我们乘车从水盘高速营盘站出站后,沿改建中的鸡龙公路(水城县鸡场经营盘至龙场)缓缓而下,便抵达山谷之中的营盘乡兰花村。

一到这个被喀斯特山体装扮得像盆景画面一样的山村,满眼葱茏的生态、崭新靓丽的民居、干净整洁的环境、集中搭建的食用菌大棚、整齐划一的猕猴桃基地、枝繁叶茂的刺梨产业……一个个彰显脱贫攻坚成效的元素争相挤入眼帘。

据传说,从前在今天兰花村两委活动室后侧的山峦上有棵古树,一年,古树躯干的空心处突然长出一丛茂盛的兰草,每逢花季,兰花盛开,芳香四溢,从此人们便把这里的地名叫兰花。

兰花村是由营盘乡原兰花、干沟两个小村合并而成的一个大村。前几年该村因基础设施差、产业发展弱、贫困程度深,从而成为我市深度贫困村之一。近年来,在国家扶贫政策的雨露滋润下,一度贫困落后的兰花村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仿佛从前那颗古树里盛开的兰花正散发着阵阵芳香。

这些变化咋来的呢?我们一探究竟。

“2014年国家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各级政府及时落地扶持项目,各级有关干部、驻村轮战队结合我村的短板大力帮扶,围绕基础设施建设和扶贫产业发展展开攻势,从而有了今天的喜人变化。”村支书何坤卫眉飞色舞地道出了缘由。随后,他边向我们介绍有关情况,边带我们一路分享该村脱贫攻坚的主要战果。

完善基础设施 农村环境大变样

“基础设施差一直是制约我村经济社会发展和群众生活质量的瓶颈。”何坤卫说,基于此,兰花村的脱贫攻坚首先从加强道路交通、安全饮水、人居环境等基础设施建设入手,促进全村经济社会发展和村民生活质量提高。

“在道路交通方面,此前我们村除原有的过境公路鸡龙公路路面稍好外,其余通组串户路全是坑洼不平的泥巴路,每逢雨天,骑摩托车也难行走。”何坤卫告诉我们,从2018年开始,上级实施全村道路交通设施建设,截至2019年底,兰花村17个村民组全部建成“组组通”硬化路,彻底告别了村民出行不便、人背马驮的历史。如今,平整的公路在各自然村寨及农户之间纵横交织,像流动着新鲜血液的毛细血管一样,展示着该村蓬勃发展的生机与活力。

“用水方面,原来是村民们自发集资购买塑料管接山泉饮用,因管道质量差,经常爆裂断水。”何坤卫介绍,到2017年,政府提供钢管,组织农户在山上的优质水源点引水生活,村民的用水才有所保障。随后,有关部门又实施城乡一体化供水工程,2018年全村户户接通水管并安上水龙头,家家都吃上自来水,进一步使群众的安全饮水有了双重保障。

在人居环境方面,原来该村各自然村寨都不同程度存在住房破旧、环境脏乱现象。2014年以来,全村实施老旧房整治和危房改造,共拆除老危旧房107栋,拆除重建14户,改造危房65户。2017-2018年,又实施全村人居环境“三改三化”,共改厨829户、改厕625户,硬化庭院11554平方米、硬化串户路3465平方米。同时,建成村民活动小广场3个、公厕8个、澡堂1个,安装太阳能路灯150盏、安放垃圾中转箱35个。从长效保洁出发,政府还为该村开发公益性岗位(村寨卫生保洁员、卫生监督员)11个,既让贫困户有稳定的就业收入,又使村寨的公共卫生有人保洁。“为督促农户配合扫好‘门前雪’,村里还将‘卫生诚信’纳入村规民约。”何坤卫说:“现各家各户房前屋后都打扫得干干净净,乱排乱放垃圾、污水的现象没有了。”

基础设施的完善使农村人居环境大为改观,村民生活质量大幅提高。当天,我们途经每个村寨时,除修缮靓丽的楼房外,各家各户的庭院都水泥硬化,干净整洁,院里三角梅鲜妍绽放,不时见村民们三三两两聚集在自家庭院里休闲聊天,构成了一幅幅恬适素雅的农家生活画卷。

发展扶贫产业 农民收入有保障

稳定的农特产业是村民创收和巩固脱贫成效的保障。为确保村民稳定创收,近年来,兰花村利用自身条件优势,因地制宜调整产业结构,着力打造猕猴桃、刺梨、食用菌等特色产业,并筑巢引凤,采取“龙头公司+合作社+贫困户”的发展模式运作。

据何坤卫介绍,2018至2019年,该村在海拔较低的村民组实施猕猴桃产业507亩,涉及农户237户893人,其中涉及贫困户82户307人,今年部分挂果,明年开始成效。他告诉我们,猕猴桃种植采取两种合作模式运作:一是由农户流转土地给引进的公司种植,按5年一个阶段递增金额收取土地流转费;二是农户以土地入股公司种植,前5年公司每年支付适当的土地流转费,5年后每年农户参与30%的利润分红。此外,猕猴桃管护费每年1000元/亩,村合作社安排土地入股农户在基地管护,每年能带动100余人到基地务工,户均年收入达5000元。

“刺梨产业主要分布在海拔较高的村民组,从2014年开始,全村先后共种植4200亩。”何坤卫说,刺梨产业也采取两种模式运作:一是村合作社发动农户以土地入股,与某刺梨加工企业签订1200亩种植协议,涉地农户每年除保底分红外,还可进基地务工创收;二是另将3000亩土地纳入国家退耕还林政策,除按政策标准补助涉地农户外,由合作社提供刺梨苗给农户种植,并与刺梨加工企业签订协议,统一保底收购。“仅去年就采摘鲜果25.9吨,实现销售收入15.54万元,其中涉及贫困户33户146人,采摘鲜果10940斤,实现销售收入32820元。”何坤卫说。

当天,我们乘车沿该村阿河裸至滩子头的通组公路盘旋而上,一路上,公路两侧规模化实施的刺梨产业郁郁葱葱。当行至海拔2000米左右的兰花三组时,一大片零星开花的刺梨丛展现眼前,该组村民何跃进等人正在基地管护。

据了解,此前何跃进家因2个孩子读大学,他家便成了村里因学致贫的贫困户之一。“从2014年开始,我家先后流转12亩地给公司种刺梨,每年除有固定分红外,我和妻子还在基地务工创收,我家2018年已脱贫出列。”何跃进乐呵呵地说:“一年下来,红钱和我们夫妻俩的务工费加起来将近5万块,随够全家开销啦!”

当我们转下该村海拔最低的兰花六组(金店子)时,一排排银白色的塑料大棚整齐落户在鸡龙公路下侧的地块里,与对面和谐靓丽的村寨屋舍交相辉映——这就是兰花村集中实施的食用菌种植基地。

“该基地2017年实施,系村里引进的一家公司种植。”何坤卫介绍,基地占地25亩,共建大棚20个,涉及农户28户(贫困户17户)和利益链接分红25户86人(均为贫困户)。除涉地农户按5年一个阶段递增款额的方式逐年获得相应的土地流转费,村合作社还组织20人在基地固定务工。

当时,虽基地的管护员临时有事不在,我们未能看到菌棒的长势,但何坤卫告诉我们,基地的种植效益不错,仅去年就创收14万余元,其中当地村民陈选俊在大棚里搞管理,年收入就达3万余元。

兰花村的这些产业,有的已取得成效,增加了百姓收入,助推了当地的脱贫攻坚;有的蓄势待发,成效在望,对后续巩固脱贫攻坚成效也将发挥应有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