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酒的酒,记忆中最甜蜜的味道

2019-12-26 17:13 来源:盘州发布微信号 【字体大小】:
每逢甜酒做好的时候,母亲总是先盛半碗给我,说赶紧趁热吃吧。记忆中,新鲜出炉的甜酒是最好吃的,所以每次都要守在母亲身边。

今天要说的甜酒,与男人的酒量、性情无关。在老家,冬天有一个活计叫“煮酒”,而煮出来发酵后的甜美之食就是甜酒了。

二十年以前, 老家旧铺村几乎家家都有做甜酒的习惯。印象中,每进入冬季腊八节这段时间,母亲就要着手煮酒了,先是到磨坊把自家种的糯稻碾成米,然后再到街上买酒药。酒药是圆形的小丸子,是用来发酵的酵母。每次赶乡场买酒药时,母亲就要用手捻一点放在嘴里尝一下,看看它的效果。煮酒是一项熬更守夜的细活,母亲在伙房里烧柴火将糯米煮熟,之后便晾在簸箕里,温度冷却适当后用酒药搅拌均匀,再用米袋子装起来放在伙房里发酵。伙房里的火必须燃着,保证有足够的温度。至于放多少酒药,则要根据糯米的量来决定。母亲煮酒多年,自然是凭自己的经验来添加酒药。发酵四五天时间,装米饭的袋子就会烤出“汗”来。后来才明白,所谓的“汗叫“酒酿。有酒酿滤出来,甜酒就可以开封食用了。

在中国,酒与坛子是息息相关的。甜酒也离不开坛子,发酵后的甜酒用土坛子装起来,大半年都可食用。但装酒就很讲究了,必须密封起来,存放在阴凉处,食用时再打开,否则就容易透气变质,就不甜了。

甜食一直是人们喜爱的美食之一,可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买糖需要去商店,没有门路,想吃甜食何其难哉!所以只能自己动手了。我记得母亲说过,只要勤劳,生活就是有甜头的。当年父亲在学校上课,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了工作上,只能周末才有空回来,我和哥哥都在念书,也帮不上母亲什么忙,干农活的担子重重地压在了母亲的肩上。耕种的季节,有劳力的人家,稻田早已插上绿意葱葱的秧苗,而我家的田还晃荡着一池春水。整个村子里,我家的田几乎是最后一家插上秧苗的。尽管时间上晚了一点,但母亲善于打理,经常除草,所以秋收的季节,稻谷也有一个好收成。每到冬天,母亲煮酒的粮食早已做好了发酵的准备。
现在想想,煮甜酒是一个技术活,可光有技艺是不够的,没有粮食,再好的技术都会落空,正如俗话说的那样: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所以我总以为,勤劳才是酿造幸福、甜蜜生活的不竭之源。
不论白天多苦多累,冬天的夜里,总有母亲忙前忙后煮酒的影子。在母亲眼里,生活需要一份甜蜜,温暖的家需要一份甜蜜。

记忆里,在农村甜酒是有很大用途的,据说分娩的妇女在做月子期间,就要用甜酒煮鸡蛋、煮汤圆吃,不仅口感好,而且很滋补。干活的时候,也会带上一壶甜酒水解渴。当年邻居到家串门就有两种招待方式,男的就要泡茶,女的就要调酒水。在我的印象里,老家的女同志是几乎不喝茶的,好像没有喝茶的习惯。“我去和点酒水给你喝吧!”在那个年代,很多妇女同胞都享受过这样的热情款待。现调酒水,更能感受主人待客的心情和心意。现在不同了,很多场合就是发一瓶矿泉水,就是为喝水而喝水,其他的什么也感受不到。

酒水煮粑粑当然也是一绝,那味道甜得自然,甜得质朴,甜而不腻,绝非现在的白糖、冰糖之类可比。每次煮甜酒粑粑,几乎是连汤带水喝得干干净净,就连残留在碗底的米粒也要捻起来吃掉,太过瘾了!却总又感觉意犹未尽。在童年那个时候,感觉这就是小康生活的味道了。如今母亲年近七旬,已没体力再做这些美味,我们已许久没享受这口福了。我回家时问嫂子,现在煮甜酒没有?她惊讶地说:“现在谁还煮甜酒?麻烦!想吃的话就去超市买一瓶吧!我只好说:“算了吧!不过超市的确能买到甜酒,可那都是防腐剂保护起来的食品,哪能煮出家里自酿的甜酒那种味道呢。
现在是随时随地都能喝到可乐、饮料、苏打水的年代,自酿的甜酒自然慢慢淡出了日常的生活,成为记忆中让人怀念的味道。
母亲做的甜酒,想想就是甜蜜的味道!
(文:李廷华  图:网络  来源:盘州发布)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