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托月光照顾你(外一章)

2019-12-20 11:27 来源: 【字体大小】:

张刚

后来,入冬的林丛中,我俯身捧回三枚银杏,思想月光曾经探讨过的纹路。

与晴朗有关的执念直于云端,我把月光镶嵌于心———

天真正冷了, “谁先感冒就请月亮先把谁的耳朵割”。

比起那光鲜亮丽的问暖嘘寒,你更趋于极简模式的开启。你更愿将这至简衍生大道的生活设置成方式!

圆月在家乡播种万亩刺藜的坡头山腰蹈成直线,如犁的履迹般,如来如愿。

直至太阳捧出金黄,

直至大地绽开莲花,

直至我抱着如幻的梦跨过石墩,才明白养育三万多乡人的河床连接着长江,才明白家乡的月光连接着辽阔。

我们该将应有的联系保存,将存在的就认为合理,亦将死亡视为新生。

山河的源头,一根草一棵树的变化怎可将季节定义?季节深处的温暖部位有三根弦,待奏响良知者接纳的乐音,待黑夜与白昼黄金分割,一切便可知其然也知其所以然。

石头坐于生长食粮的土地,三千年转读三寸经纶,换回三生迷离烟火……

我坚信那石头呼吸的声音极为幸福,就算它看见这颠沛流离的身影已经不止一次倚栏望月,就算它看见这世界的戾气充斥着违心与真实。

形单影只,银杏在银杏的体内找到破译冬天的密码了没?

空无一物时,你黄金般的喜悦升向蔚蓝,路过你小窗的三枚叶子已融入自带光芒的土地。请将你的微笑洒向天空,这万物生的人间需要雨露,更需要笑容可掬的面孔。

风乘着月色走出大山时非常缓慢,它承载着气候变化会给人类带来的后果的议论纷纷,然而像你一样只管逐梦的风,吹散了风言风语。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