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水钢笔架山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2019-12-17 12:11 来源: 【字体大小】:

逗腐果

沿着仅存不多的水钢老铁轨走来,放学的孩子依旧嬉戏不够,“明天笔架山顶见!”明天可是星期天,而孩子口中的笔架山,依旧是每个水钢人心中的“巴别塔”。

冬日暖阳下的笔架山,静静地站在水钢厂区旁,没有了往日浓烟滚尘的包围,换来的是蓝天白云下的闲暇时光。两处入口,一新一旧,我把靠近公交站这扇旧门称为“关”,小时候逢年过节最热闹的地方,不过因为要门票,所以自己是进不去的,而父母都很忙,就像那高炉一样不停运转,只有节假日才会有空,将自己装扮得熠熠生辉,走过去就是“过关”,意味着新的开始,做一些值得庆祝的事;而后来修建的大门,虽不要门票,可进去的人越来越少,亦如狂欢散场后的样子,定位为小区人民的后花园,久而闲适、慵懒,偶尔来回回神,消解内心诸多假如……

园内其实也分新区旧区,笔架山脚是广场花坛,锈了的小火车轨道曾经也是孩子们的乐园,如今是广场舞乐园,年轻人少了,小孩子也不多,他们习惯猫在山腰某个小椅子上,享受独处时光,让风吹散往事……你觉得他们文艺吗?其实在我来说就是发呆,然后冷得回过神来,有的人一待就是一天。

凉都冬日难得如此晴朗,一大爷赤身上阵开练,光脚踩上皱纹深厚的石阶上,沿着山脚,向笔架山最高峰踏去,此时正值午饭过后,山顶人很少,放眼望去层林遮蔽。很多人还是喜欢在这谈心事,尤其是那些多情少年,断壁残垣间刻下一些让人忍俊不禁的文字,“那xxx,我要和你白头偕老……”但还是请大家尽量别刻字,尤其是那几个有壁画的亭子,三十多年风霜洗礼,对于你而言,能留下来的不是刻字,只有长大的你。

也曾辉煌,也曾迷茫,也曾挣扎……到后来终于成长,却也只是山顶空亭的凝望。站在最高峰“一览阁”依旧能看到“十里钢城”的模样,新水钢新气象,在山顶老人眼中,诚如看见他乡归来的儿子站在眼前一般,缓缓打开点唱机,来上一首《再回首》。

笔架山公园始建于上个世纪80年代,总面积12万平方米,人工植林1300亩,植物品种达100余种,山丘地占80%以上,植被覆盖率90%以上,是典型的山地公园。2000年笔架山公园又在原有的基础上又建了一个中心公园,也就是我所说的“新门”,新颖亮丽的灯具设施、平整碧绿的草坪、带有儿童娱乐场所,是很多水钢00后儿时嬉戏的地方。2006年8月份又进行改造,安装了时尚音乐喷泉,同时栽培了很多花卉绿植,妆点了笔架山。如今,很多东西平时看不到了,有些东西在慢慢淡化。

但这与爬山人又有何妨呢?山林依旧,登山的人不管为何而来,总想去更高处眺望一下远方,远山把夕阳晕开,十八岁又换了一代。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