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禹端诗歌三首

2019-12-13 18:40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乌蒙新报-数字报刊

闲置的古筝


妹妹给外甥女买了一架古筝

没练多久交给了我闺女

闺女大学毕业,古筝

被寄回家里

因为没有人会弹,躺在一角的古筝

堆满了灰尘

紧绷着的弦

再也没有奏出美妙的乐曲

像一匹马被从草原牵回

关在狭窄寂寞的马厩

闲置的古筝

身上刻满了岁月的刀痕

南方阴雨潮湿

琴身不时凝结水珠,像在暗自流泪

我用毛巾轻轻擦拭,黙黙安慰

琴啊,不是谁都能投生到好的家庭

不是谁都能遇到懂自己的人


钥  匙

打扫完门前的鞭炮屑之后

一栋栋青砖白瓦的楼房

被一把把锁锁上

钥匙,搭乘交通工具

去了远方

百里之外,或者更远

钥匙开的,是陌生的房间和生活

在工地,在厂房,在机器旁边

在恶劣危险的环境里

聚集了老乡们的身影和梦想

不论高温严寒,不分白天夜晚

生命,在汗水里流淌

待到人们水一样在冬天的思念中倒流

疲惫的钥匙,几经辗转

回到家乡

门和它都己各自生锈

慢慢打开门,看到

许多东西一起增长

厨房、卫生间里的青苔

父母渐老,孩儿无奈……

银行卡里的数字,与乡村的命运

此消彼长


背  篼

单位门口,时不时聚集着三五个人

以地为席,以梯为枕

用身体去感受城市夏天的气温

他们的名字叫背篼。站不改名,坐不改姓

打着怪噜,斗着地主。为了一块钱,争得

面赤耳红,爆着粗口。过一会,和好如初

口里的烟杆,把日子烧得千疮百孔

喷出呛人的土烟味,吸进生活的酸楚

划拳,喝酒。酒的味道,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听他们吹牛说,吃不惯大鱼大肉

豆花饭、酸汤饭,最合胃口

对面有人呼叫“背篼”

几个人,如被电击一般

抬起屁股,挎上背兜,拿着打杵

一起朝着声音的方向奔走

无奈,主顾只要一个背篼

其余的人,像泄了气的气球

他们的词典里没有辛苦

水泥、石头、沙土、货物……

是最好的朋友

背运别人的东西

就是搬运自己的幸福和生命

要热情,慎重

你有货源,我有笑容

担子越重,生活越幸福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