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城听雨

2019-11-28 16:22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六盘水日报 【字体大小】:

乌蒙新报-数字报刊

吴学良

仿佛是一袭黑发般悠长的梦,雨就这样于时空中绵密地飘落下来......

在这样的日子,我迷恋于独坐窗边,煮一壶清茶,静品雨线穿过院顶蔷薇花枝缝隙,凝眸蔷薇似佳人在高处抿嘴微笑。是时,我才体悟出自己的人生没有大喜也没有大悲,只有清伤与清欢相伴,在不经意间翻阅时光折叠往事的片刻,也不再去追寻是谁把我遗忘在这秋风吹过芦苇花般忧郁婉约的古典角落?

在这样的日子,听风听雨时清欢仿佛窗外飘飞的雨意,在净化时间碎片和尘埃之后,似贴水而生的睡莲或柳泮之烟波,不由让人心生些许惆怅。记忆沉香里“环城皆山,而胡以水名?城濠外四面皆平田也。盛夏雨久,溪流暴涨,则水高数尺,人行路在出没隐见间。而田塍皆没,上下数十里,渺渺然若湖海。此水城之所由名也。”与其“城小而圆,若荷浮水。濠间多种菱,菱花开时,烂然照人目。今遍种荷,名实符也。”之所,在彝语中被称作“世乐坝子”,汉语意为“白鹭飞过的地方”,这充满诗情画意的之处,是生我养我的故土。不知怎地,它常让我想起坡公《望江南》“春未老,风细柳斜斜。试上超然台上看,半壕春水一城花。烟雨暗千家。”的词句,难道这与昔年小城地形和烟雨情形,与昔年相伴小城的弯弯河流,柔柔柳丝和如虹拱桥映衬秀丽城郭相暗合在作祟吗?

在这样的日子,雨雾如泣,冷风如诉。清伤从窗外飘临的瞬间,我体察出记忆在记忆里穿梭,时光在时光里流淌,心灵在心灵里沉寂的味道。那些没有疆界的幻想,随潮湿的阵风和怀旧的天色四处流浪,覆盖我的同时,也暗淡了花香沉坠。感动乎?感慨乎?倾诉乎?倾吐乎?恍兮惚兮里,仿佛预存在时光里的生命,还需岁月历史的滋润,还需千年文化的乳养;当大脑和心灵的纽扣被这窗外风雨洞开,当思绪踮起脚尖站在季节边沿,怀旧电影也好,满山翠色、一寺清风也罢,一切的一切都将无法拒绝,毕竟生活就像一场戏,它让“岁月的风尘和明灯/复活了/时间留下的声音”(《皮影写真》)。青山巍巍、江水荡荡。当众神安静,世间万物都把轮廓显影在虚土之上时,我需要用记忆和幻想去展示、抵御苦难,人与自然也需要彼此装饰风景,而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毕竟也需要有人去体察和感受啊。

在这样的日子,风把相思放牧天上,雨把心事洒落地下。梭罗曾说:“一个人若生活得诚恳,他一定是生活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我身虽无法生活在远离世俗的远方,但我心却生活在远离世俗的领地,那里有山风在荒草尖上摇曳,石头在清泉里温润;在那里,只需要抖落心灵青衣上的风尘,岁月便不会积淀满目的风霜;在那里,月光和流水质朴了人性,不需要把善念风干和蜇藏;在那里,一切因缘起生,都在缘与念的尽头。它让我发现,在那里哪怕只是让生命烧一壶清泉,煮几缕乡愁,都会感受到心像远方诵经的风声,像雨中坐禅的寺院般宁静;大地苏醒的梵音没有绝尘而去,半斤月光与一斤夜色之间潜藏的玄妙,乌黑刀刃在盛开玫瑰上诵经的意念,庙宇在瞬间坍塌的恐惧和辉煌都让我感受着“即使是黑夜,人呀,只要心存善念,眼睛和心也明亮着”的朴素哲学。

在这样的日子,雨点往往从容地敲打窗棂和心绪,而孤独无时无刻不让我不心静如禅。不求“在那曾经受伤的地方,就生长出思想来”(米普里什语),只求“淡生涯一味谁参透”(元曲唱词)在我身上出现,虽说“不幸起源于不能承受孤独。”(拉布目耶尔语),可我还是不想在岁月的流逝中一点记忆也没留下,也不想在时间不经意远去的时候错过一些真正能让我眷念的事物。人,终究逃不脱生命苦短,记忆流长的宿命啊!然而,我又真能承受孤独,并“勘破、放下、自在”吗?

在这样的日子,经历杨柳与春风为伴,杏花与春雨缠绵,经历风坠花瓣掠过脸庞,雨润花蕊如云似雾迷蒙的图景后,小巷里那把撑开的油纸伞,似乎成为了我生命中的那个不灭亮点,这与“大喜大悲看清自己,大起大落看清朋友”休戚相关。于是,启用最淡心事去诠释坎坷人生,成为了我无法逃避负心光阴和时间尘埃的抉择。从此,纵是在繁华落幕的瞬间,我也不会去在意天地和弦为谁而留,为谁而奏;也不会在将世间繁复尽抛心外的片刻,去忧戚挽救。一切随心而行,一切随遇而安,对此释放方式或将永不言弃。

念及梭罗“大部分人过着沉默绝望的生活。所谓的顺其自然其实是根深蒂固的绝望。”的箴言,想起了丰子恺“既然无处可逃,不如喜悦。既然没有净土,不如静心。既然没有如愿,不如释放”的教诲,于是,孟子“养心莫善于寡欲”之论重浮心头,顿觉听雨荷城,心若纳溪,红尘中的那些往事,似水暗流,无踪无迹……

以上作品

由钟山区文联提供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