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都——我的家(一))

2019-10-31 15:39 来源: 【字体大小】:

赵平湘

2015年7月,暑假刚刚开始,惊悉湖南老家76岁的大堂哥因病不幸辞世,17日,我和妻携父亲返回隆回司门前,送别大哥最后一程。大哥是当地有名望的人,一生与人为善,街坊邻里对他评价很高。迎宾礼炮、舞狮队、秧歌队、诵经班、中乐队、西乐队、烟花、鞭炮、上祭、出殡、下葬,一整套湘中梅山文化特有的丧葬礼仪轮番精彩上演,三天时间耗资14万人民币,转瞬间成过眼云烟。家族中相关成员大都到场,远在千里之外的亲人纷纷风尘仆仆赶来,这是一次难得的的亲朋好友聚会,这些曾经见过面、未曾见过面的亲戚仿佛已成陌生人,百分之九十的已经认不出来了,毕竟,30年的离别,岁次更新的自然规律,谁也无法挽回,年长的渐渐老矣,中年的也正在老去,年少的次第成长。大家发出同样的感慨:如果不是在这样特定的环境中,路上偶遇保证认不出对方了。我大有“少小离家中年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亲人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之感。

在大堂哥丧事结束以后,我来到母亲的坟前上香。10年前,母亲在水城去世,骨灰运回老家埋葬在离大堂哥坟墓前面不远的地方。10年了,母亲,你一个人在这里过得还好吗?母亲当然不能亲自告诉儿子了,但是,坟上的青草、周围的密林、啾啾的蝉鸣告诉我,母亲在这个藏风聚气的地方一定安享属于她一个人的世界。

我没有更多的打扰母亲,匆匆探访了大姐、大妹和舅舅家,还特意回了一趟魂牵梦绕的出生地——赵家垅苦竹冲。1985年上黔以后,至今30年没有回去过了,当年还精神矍铄的堂满奶奶,今年已是百岁老人,记忆明显退化,病卧在床;老水井的泉水依然甘甜爽口;池塘是我少年时代最难忘的地方,捞鱼、钓虾、捅黄鳝、游泳,曾经给我带来无穷乐趣,而现在眼前的它似乎变小了;马路直接通到了老水井旁边,交通大大改善;老家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谋生去了,二伯的大儿子、我的堂兄一个人独守他们兄弟三人的三栋楼房,过着空巢老人似的生活;周围的群山竹茂林密,亲人再也不用去10多公里以外的长源江、白芽山挑柴煮饭了;由于时间的匆促,本想到祖父、祖母的坟上看看的愿望不得不搁置,心生许多遗憾。

7月21日,告别故乡,返回了六盘水。回到家中,一路风尘顿时消散,在并不宽敞的蜗居里,心,有了安放的地方。故乡故乡,故去乡情,归去来兮物是人非。所有的都变了,都不再是之前的故乡了,人变了,物变了,情也变了。故乡已只是一缕温暖的记忆,是我的根,我的源。而我,也不再是那个故乡的我了。

蓦然回首,生活了30年的凉都,才是我真正的归宿、我的家!

凉都,我的家,这里凉爽舒适避暑天堂。

今年7月,我连续去了两处“火炉”:深圳、湖南。深圳的七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走下飞机舷梯,一股热浪扑面而来,不禁想起南宋•陆游《苦热》诗句:“万瓦鳞鳞若火龙,日车不动汗珠融。无因羽翮氛埃外,坐觉蒸炊釜甑中。”诗句的描写很适合深圳的,因为在深圳,一整天日光火辣辣的,人觉得如坐在蒸笼里,身上汗水滂沱。在湖南期间,虽然没有深圳那么炎热,但是空调、电风扇是各家各户必备电器,床上凉席薄被,依然汗流浃背,“祝融南来鞭火龙,火旗焰焰烧天红。日轮当午凝不去,万国如在洪炉中。”唐•王毂《苦热行》是湖南高温环境热得像大洪炉的真实写照。贵州与湖南依山傍水,除铜仁、遵义、黔南局部地区比较炎热以外,大都是清凉世界,六盘水的夏天尤其凉爽舒适,是避暑天堂。

夏季六盘水的凉爽气候资源为每一个六盘水人和到过六盘水的人所称道。2005年8月12日,由中国气象学会组织的专家委员会对“中国凉都•六盘水”进行专题论证评审。专家委员会认为,六盘水市中心区夏季具有的“凉爽、舒适、清新、滋润、紫外辐射适中”等独树一帜的气候特点。中国气象学会为六盘水市颁布发“中国凉都•六盘水”证书,成为我国第一个以气象资源优势命名的城市。

在越来越重视生活品质的今天,六盘水的好处开始被人们重视。这里向来就有“天然大空调”之称。由于是山地气候,六盘水一贯冬暖夏凉。特别是夏天的气温,平均在19.8℃。所以,国内外游客如今在盛夏争相到凉都来避暑纳凉。7月28日上午11时30分,一架由海南航空公司执飞、搭载着71名乘客的波音737-700客机在月照机场跑道上滑降而来,稳稳地停在停机坪上。“广州30多度,六盘水好凉快,真是夏天纳凉避暑的好地方……”乘客们一边感叹一边快速走下舷梯。7月31日,也就是昨天,水城气温23——17摄氏度。大表哥一家三人从长沙慕名而来,到凉都消夏,也许是大表哥77岁了,年事已高吧,他耐不住凉都的凉意,赶紧在我家小区下面买了一件外衣穿上。他对我父亲说:“舅舅,您别回湖南去了,那里35摄氏度以上的高温,像蒸笼一样让人受不了,哪有六盘水舒服啊。”

大表哥一家对爽爽的凉都的体会和评价,与近几年来此避暑的绝大多数人的印象惊人的相似,许多重庆人、四川人、湖北人、海南人、广东人、湖南人已经把六盘水当做消夏的不二选择,每年都像候鸟一样准时前来享受清凉一夏。这些人回去以后的宣传效果比六盘水打广告卖清凉还有效,来这里避暑的队伍逐渐庞大起来,六盘水福利院、月照养身谷、大河以勒河客栈等成了外地消夏客的目的地。

(未完待续)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