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样的风景

2019-09-18 10:15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乌蒙新报-数字报刊

刘毅

黑色尼桑宛如奔驰的骏马,沿着以勒河边平坦笔直的柏油路迅跑,倏地,慢了下来,向左一闪,开始爬坡。

依旧是柏油路,不过坡陡弯急,稍窄了些。兴许往来车辆太多,抑或大货车经常碾压,有些路面已凸起了包,裂缝破损,养路工正用铁镐挖开破损的地段,进行修补。迂回曲折弯来拐去的盘山公路上,不时可见大大小小的坑,驾车的小罗左右闪挪,尽量避开坑凹,稳稳地行驶。

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是钟山区大河镇大地社区凉都休闲农庄度假酒店。大地之于我,并不陌生,大约三年前,因一次采风,曾有过短暂涉足,大脑的屏幕上,仍依稀留下或清晰,或模糊的影象。比如那块高高耸立,上书黑色行书“大地印象”的石碑,漫山遍野、令人馋涎欲滴的水晶葡萄,坡上林下随意放养,悠哉游哉,生产绿壳蛋的一只只“野鸡”……

换种说法,上次来大地,心情是轻松愉悦的,没什么压力,说游览观光,也不为过。这次呢,就不同了,景色似曾相识,甚至有了不少新的变化,我却没有多少观赏的兴致。因为我们此行的目的,是要在大地,具体说来,是在大地凉都休闲农庄,见证,或者助推贵州文学史上一个新的文学团体——贵州省纪实文学学会的诞生。

我们一车四人,就专程为此而来。拟任副会长向笔群教授,来自地处黔东的铜仁学院,为一早与我们“拼车”前往,提前抵筑,住了一宿,从黔东到黔西北,行程上千公里。安顺学院杨兴友副教授,一开始,就对学会抱有浓厚兴趣,老早就报了名,算得上铁杆会员了。为见证学会的诞生,正在重庆某大学读博的他,也提前一天返回安顺等候,拼上了我们的顺风车。至于驾车的仕明,这个有着10余年军旅生涯的军转自主择业干部、拟任学会常务副秘书长,除了亲自驾车,为开这个会,没少忙乎。还有个关键人物——六盘水文学院院长、拟任副会长杨小天,为会员大会能按计划、如期地在凉都休闲农庄拉开帷幕,亲自策划、联系、操持,立下了汗马功劳。说真的,没有他,这个大幕能否开启,还是个未知数。

如今,胜利在望,学会的大旗即将树起,成立大会的相关事务,小天已作了安排。可准备工作做得如何,有无疏漏,与会会员是否达到《章程》要求,于我这个主要牵头者而言,不由得有些担心,暗暗捏着一把汗。

尼桑有惊无险地转过几道急弯,跃上一片开阔地,从“大地印象”高高的石碑旁一闪而过,随即,又盘旋而上,连转几个高难度的大弯,约莫五六分钟,根据导航提示,向左一转,缓缓地行驶30余米,在一段平坦的公路边,停了下来。

我知道,凉都休闲农庄度假酒店到了。

下得车来,伫立望去,一栋栋红顶金墙、两楼一底、造型新颖别致的仿欧式楼房,依山就势,错落有致地坐落在山间路旁,刹那间,仿佛到了都市别墅区。收回目光,路旁的宣传栏上,“贵州省纪实文学学会成立大会报到处”撞入眼帘,不远处,就是大会报到的18栋楼。

楼门口,早已摆上报到用的长条桌,上面放着“签到册”。已有几位文友,捷足先登,签上了大名。如驱车400余公里,来自黔西南的老帅哥文瀚仪,久别重逢,一番握手寒暄,分外亲切。

这时,一个二十五六岁,中等个头、面带微笑的小帅哥迎上前来,请问,你们是来开会的吧?

是的。想起下午离开市区时,小天“到了找小刚”的叮嘱,我随口问道,请问,哪位是小刚?我就是,我名叫王刚,大伙都叫我小刚。小伙子彬彬有礼地说,我负责这次会议的接待工作。辛苦啦!我说,我姓刘,刘毅。哦,你就是刘会长啊!小刚说。准确地说,还不是,准会长,我打趣道,明天才选举呢。选举啊!小刚快人快语,没事儿,没事儿,肯定当选。谢谢!我说,借你的吉言。

言谈中,我们的手情不自禁地握在一起。

随即,我们四人相继签到。同时,我特地嘱咐仕明,报完到后,把“签到册”收起来。

接下来,我在小刚的热情安排下,住进第9栋楼。

这次住宿与以往会议不同的是,以楼为单位,与会者分别住进不同“别墅”的二楼或三楼,各住四、五个会员,这是山庄别墅式的楼房相对独立所决定的。入住这种散落的别墅式“酒店”,舒适感、宁静感倏然而升。但面对数十栋结构一致、风格一致、颜色一致的别墅式楼房,陆续到来的会员们,一时找不着北。于是,小刚他们,只得一趟趟地把他们带到所入住的“别墅”,其间的辛苦,不言而喻。可我发现,小刚帅气阳光的脸庞,始终洋溢着暖暖的笑意,任劳任怨。

说来也怪,虽与小刚萍水相逢,初次照面,但看着他洋溢着真诚和热情的笑脸,干练利索的作派,周到细致井井有条的安排,之前曾有些许忐忑的心绪,倏然平静下来。心想,有这么能干细心的小伙子撑起,再繁杂的会务,也会迎刃而解,有什么可担心的?

贵州省纪实文学学会的成立,得到许多文友的支持和拥戴,除积极报名入会,许多文友从全省各地,坐汽车,或乘火车,或自驾,不辞劳苦、风尘仆仆地赴会,那份对文学的执着,对学会,甚至对我本人的信赖,令人动容,心存感恩。福泉的几位文友,白天公务缠身,下班后,披星戴月地驱车几百公里,前往“凉都”参会。是夜,他们抵达山庄时,已是子夜时分,可在山庄绕来绕去地转了几圈,仿佛进了迷宫似的,还是没找到18栋。无奈,我只好给小刚打电话,麻烦他“引路”,并安排接待。小刚说,没事儿,我已发“定位”给他们,正在办公室等着呢。电话里,我感觉辛苦了一天的刚,已有些许倦意,但语气仍旧是那么温馨,那么体贴,那么热情。

(未完待续)

以上作品

由钟山区文联提供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