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砍山上劈穷根——来自省级极贫乡镇保基乡的蹲点报道

刀砍山上劈穷根——来自省级极贫乡镇保基乡的蹲点报道

2019-08-18 16:23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六盘水日报 【字体大小】:

保基乡特色小城镇全貌。张从文 摄

贵州日报当代融媒体记者 张忠兰 李 坤 陈诗宗 屠 琪 见习记者 景诗瑶

位于盘州市东北角的保基苗族彝族乡,群山中凸起一座孤零零的石山,中间天然一个酷似被刀砍过的缺口,被当地人称为“刀砍山”。

明清时期,彝族土司在刀砍山后修建营所,彝语称“刀砍山后的营所”为“博纪垲”,因“簸箕”和“博纪”谐音,故名“簸箕营”,“簸箕”和“保基”谐音,保基乡因此得名。

在保基采访,当地人都会骄傲地提起历史上驻扎在簸箕营的“龙总兵”。这个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的普安州同知龙天佑,于清康熙年间建盘江浮桥,助清兵过江,征讨平西王吴三桂有功,被清廷授光禄大夫左都督正一品总兵衔。

300多年过去,虽然战事远离,但贫穷像大山一样横亘在保基人面前,脱贫攻坚的战火在此熊熊燃烧,号角嘹亮,保基人用手里的“战刀”,劈出了一条新路,这里捷报频传。

脱贫!忆苦思甜过上好日子

保基乡山高坡陡,土地破碎,与水城、普安两县接壤,是贵州省20个极贫乡镇之一。

明代末年,进士出身的盘州人蒋克达在他的《轻徭薄赋疏》里感叹∶“(盘州)山多田寡、土瘠民贫。”

大山阻隔,交通不便,给保基埋下了“穷根”。与此相伴的,是公共服务跟不上、群众思想观念不开放,导致群众增收致富门路不多,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贫困面积广。

“家里有粮卖不出去,外面的东西进不来。”提起保基的过往,69岁的陆家寨村民刘远瑞老人深有感触。

“最怕的是交公粮,每年秋收后,背着公粮从坡脚爬到山顶,再绕道抵达仓库,单边要花2个多小时,每次都会精疲力竭,苦不堪言。”刘远瑞回忆说。

如今,刘远瑞老人住进三层小洋楼,在家悠闲地看着书,给儿孙们讲讲保基的过去。老人百感交集:“家乡的变化无法想象!”

刘远瑞老人所说的变化,得益于党的十八大以来贵州省掀起的新一轮脱贫攻坚战役。

省定点包干指挥、六盘水市“216”协同作战、盘州市分战区攻坚、乡有脱贫团、村有决战队、组有攻坚组、户有责任人;300多名帮扶干部、100名村组干部吃住在村,携手突围。所有力量向深度贫困地区聚焦,誓啃这块难啃的“硬骨头”。

一条条公路密起来了。依托靠近沪昆高铁普安站的区位,保基启动217省道的改扩建工程,进一步改善外联道路,同时打通“毛细血管”,实现村村通油路、组组通硬化路、所有自然村寨硬化路及串户路全覆盖。这个曾经被称为“爬坡上坎簸箕营”的地方,迎来了千百年来未有之巨变。

一个个产业旺起来了。风座村有一块全乡唯一的大坝子,面积600余亩,盛夏时节,成片的月季、蔷薇长势正好,60余名工人忙着在地里除草。在全乡推进农村产业革命中,保基乡将其规划为蔷薇产业园。2017年以来,保基乡引进盘州裕龙种业有限责任公司,投入千万余元种植多达80多个品种的月季、蔷薇,每年为周边县市提供园林苗圃,同时发展观光旅游,可辐射带动两千余人就业。此外,茶叶、刺梨、核桃、软籽石榴等特色产业在保基多点开花,成为带动农户精准脱贫的重要抓手。

一幢幢房屋靓起来了。自然村寨人居环境整治、老旧危房拆除、室内墙面粉糊、室外绿化打造和“三改”(改厨、改厕、改圈)等工作在保基同步开展,7个村4852户房屋改造及配套庭院硬化、集中圈舍、串户路、雨污水管网等设施建设全面完成,过去的臭水塘、垃圾堆、烂粪坑变成了小菜园、小果园、小花园、小乐园,“忧居”变“优居”,美丽乡村换新颜。

2018年,保基乡顺利实现“减贫摘帽”,建档立卡贫困户从2014年的2200户7614人减少到2018年的158户377人,贫困发生率从52.33%降至2.38%。

保基乡党委书记李金平感叹:“通过脱贫攻坚,干部得到历练,服务基层、服务群众的能力和本领得以提升;群众得到实惠,发展致富的愿望、动力得到提振,幸福感也油然而生;乡村得到振兴,乡村发展势头正劲。”

致富!旅游扶贫找准新路子

汽车从盘州市羊场乡境顺着虎跳河峡谷一路向北,翻过几座大山便到了保基乡,虎跳河却几经折回,流入地下,形成6公里的暗河,从保基乡陆家寨村流出,冲刷出贵州省落差最大的格所河大峡谷。

就在这个大峡谷周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独特的喀斯特自然景观:世界最深的白雨竖洞(垂直深度586米),以及脚踩洞、刀砍山、枪打眼、蛤蟆山等一个个附带着神话故事的自然奇观让人称奇。

森林覆盖率达80%,千亩梯田景观,7.8平方公里的野生红豆杉林带,18公里天然枫叶林带,国内最古老的60多株千年榕树群(最老树龄达1600年),一张张绿色名片闪闪发光。

土司文化以及苗族、彝族、布依族等少数民族蜡染、刺绣、服饰、歌舞等民族民俗文化氛围浓厚。

“农业产业让保基群众实现脱贫,旅游产业则能让保基群众实现致富,农旅融合发展才是保基要走的路子。”李金平的话道出了下一步保基乡的发展方向。

依托优越的旅游资源,保基乡按照全域旅游理念,以格所河峡谷流域的自然、文化资源为核心,以“生态养生、休闲观光、运动体验”为主题,以建成5A级度假区为目标,着力打造格所河国际山地旅游扶贫试验区,力争2019年完成4A级旅游景区申报。

三年前,保基乡引进了盘州市旅文投公司在保基着力打造盘州格所河山地旅游景区。

按照景区规划,公司将从羊场乡修建一条6公里的索道直抵脚踩洞,游客可从洞口乘坐100米高的观光电梯进入地下暗河,欣赏洞瀑、钟乳石等奇观,然后再顺着暗河路线进入格所河峡谷。

茂林修竹、流水淙淙,在陆家寨古榕树群里坐落着一个布依村寨,三年前,村寨建起了有20多间客房的榕宿酒店。

住进酒店,拉开窗帘,河谷对岸万仞绝壁矗立,山间薄雾升腾,仿佛置身天然画卷。

60多岁的广东客商李某夫妇三年前被这里的风光深深吸引,每年都会在这里住上一两周。

乘着旅游业发展东风,总兵文化园、稻田酒店、树屋酒店、洞穴酒店、悬崖酒店、民宿酒店、观光索道、水上乐园、峡谷漂流、罗潘游客接待中心等项目正稳步推进。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基乡党委副书记屠兴峰说:“保基坚持把旅游项目做成脱贫工程和乡村振兴工程,通过脱贫攻坚奠定乡村振兴战略的制度和物资基础,依托乡村振兴战略全面巩固提升脱贫成果。”

保基“捧着金碗要饭吃”的日子一去不复返,这里已然有了诗和远方。

梦圆!奋发读书拔劈掉“穷根子”

今年26岁的保基乡冷风村青年张兴甜是幸福的。

2006年,她通过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举办的“电波牵手山里娃”活动,第一次走出大山来到首都北京,与北京的小朋友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儿童节,并参观了长城、故宫和天安门。

那一年,张兴甜读小学六年级,北京之行点燃她梦想的火种。她发奋读书,考上遵义医科大学,毕业后回到盘州,在医院当上了一名护士。

和张兴甜一样,在保基乡,越来越多的家庭通过教育改变命运。

2017年,厨子寨村18岁的周林广拿到北京大学护理学院护理专业本科录取通知书,全家人喜极而泣,整个保基乡也沸腾起来,纷纷为这个农家贫困子弟点赞祝福。

周林广上小学六年级时父亲遇车祸不幸离世,家里在建的住房被迫停工,还欠下了一笔外债,读初三的哥哥被迫放弃学业,和母亲一起外出务工,留下周林广一人在家上学。

离别时母亲含泪告诉周林广:“儿啊,你一定要努力读书,妈妈和哥哥再苦再累也要供你读书!”

年少的周林广背负了比同龄人更多的压力,他刻苦努力,从初中到高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一边有政府精准扶贫政策的资助,一边有家人的含辛茹苦,周林广不负众望,成为保基乡第一个考上北大的学子。

记者电话采访周林广时,他说:“多亏赶上了好时代,毕业后我一定要回报家乡!”

和周林广的想法一样,就读于武汉大学的范洪精大学毕业后到山东一家公司上班,收入还不错,但他更看中了家乡的发展前景。

2017年,范洪精毅然决定回乡创业,带动村民一起致富。从开超市入手,先后养殖小龙虾,种植草莓和蔬菜,今年6月还开起了生态农庄,目前已投入400万元,带动二三十人就业。

忙里忙外,今年34岁的范洪精尽管皮肤被晒得黝黑,但他兴致不减。他说,家乡发展旅游前景广阔,下一步的目标,要大力发展电商,把家乡的农特产品推出去,同时创办景区网络接待中心,带动更多乡亲过上好日子。

教育是拔穷根的根本之策。为了让贫困孩子教育有保障,保基乡持续做好中小学生“两免一补”工作。2016年以来,“两免一补”受助学生16419人次,补助金额1864.55万元;争取“雨露计划”“圆梦行动”“金秋助学”等各类助学补助19.6万元。

近些年,保基乡每年都有一二十名学子考上二本以上大学。越来越多的保基学子,正通过教育改变自己的命运,也改变着保基的命运。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