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互联网与诚信

聊聊互联网与诚信

2017-01-10 16:24 来源: 【字体大小】:

  看了2016年的几个新媒体论坛、互联网大会,现在来谈谈感想。因为这些论坛包括他们讲的内容,都确实显得大而杂,所以我挑一个我觉得比较重要,也是我看见出现最多的一个点儿来聊聊——尤其是在新媒体发展论坛上——这个点儿呢就是互联网上的诚信问题。

  其实中国人在古代是很诚信的,小时候看《西游记》,里面的孙猴子都还知道引用《论语》中的话,叫“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这句话后面还跟了一句,说:“大车无輗,小车无軏,其何以行之哉?” 輗和軏都是连接车辕和车轭的一个枢纽嘛,没这东西马车就散了架,马跑了,车原地不动。古人讲人际关系,给出一个维度,仁义礼智信。可以说都没怎么涉及利益关系,而现在又是一个很功利的社会,古人的那个维度实际上是被边缘化了。其中相对来说和我刚刚所说的功利呀,利益呀,关系最大的,也是显得被蹂躏得最惨的就是那个“信”字了。

  当然最先突显出问题的并不是在互联网上,毕竟网络是近十年才普及的。“诚信”是从商业社会一点点渗透上互联网的。举个简单的例子,现在的合同制当然有很多好处,但也会出现诚信问题,因为合同出现的本质原因就是诚信地缺失,咱必须弄一个合同来约束彼此。《道德经》里讲得很有意思,老子说呀:“多言数穷,不如守中。”意思就是政策、条目越繁多,反而容易出问题。所以现在的经常看见娱乐新闻说谁谁谁大明星红了就跳槽单飞呀,寻求自己更好的发展,很正常,就在几十年前,刘德华和当初签他的娱乐公司就合作得很好,哪怕他后来成了天王巨星,自己单干完成可以赚得更多,因为当年还讲求一个知遇之恩,中国人讲究“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又譬如说现在的这个保姆,也常常出问题,在家里乱搞,上新闻上头条。鲁迅写的阿长那样的保姆放现在估计也得上头条,因为太难得了!鲁迅那个年代找保姆,是觉得这人不错,说得来,觉得人家忠心,现在就很少谈这些了,签一合同,规定好条条款款。其实我觉得这就是诚信问题遭受挑战和质疑的一个具象化变现。

  放在互联网上,诚信问题就显得更突出了。首先是对自己的不诚信,也就是说在网上把自己变成另外一种人,当然屌丝也有追求,在网上扮演出更良好的形象这很好啊。但可怕的是现在的微博上,五毛也好,愤青也好,逮谁骂谁,变得很暴戾,戾气的戾啊。网民披了马甲,他也不怕自己的在现实生活中的美好形象被毁之一旦。所以古斯塔夫·勒庞就说呀:“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约束的一面。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

  这是对自己的不诚信,对别人不诚信就更不能容忍了。我们的手机号码不是就常常被某些网站窃取售卖嘛。就单互联网上经济方面的问题来说,诚信的缺位就是一个很大的bug。马云一开始弄阿里巴巴,就考虑过中国人对诚信的失望能不能把自己的钱放在虚拟的网络上面去。现在整体上是好的,但出的问题也不少呀,淘宝假货什么的就不说了,钓鱼网站,包括今年出的那么多电信网络诈骗,都很让人恼火。之前看了一个数据,中国每年的电信诈骗约损失1000亿元,这是个很大的数字呀。今年年底推出的《网络安全法》,我看了一下,还是未对当前反应强烈的电信诈骗案、伪基站、钓鱼网站等网络安全事件中运营商的责任、义务、处罚作出界定。

  我觉得诚信问题,在互联网上的管制确实应该加强,另一方面还是网民的素质要多多提高呀,各大平台也应该多引导引导,尤其是媒体要发挥好引导作用。诚信问题不解决好,网络社交实际上还是打不开更大的局面,特别是现在的新媒体,用户实际上都在社交圈里,之前支付宝不是还开通了校园日记和职场日记的小圈子嘛,注意,这个圈子里面的身份象征是芝麻信用值。大家知道,阿里巴巴越晚进入社交圈,对它自身的利益伤害就越大,对互联网的控制力就越弱。新媒体时代,人际都在社交圈子上,没了人际就做不了营销,而没有自己人际平台就像没有革命的根据地。维系人际的根本在我看来不是合同呀,是诚信。合同只是在万不得已之情况下的次等解决方案。当然你要说西方人都很重视诚信,人家也签合同,也推崇契约精神,我也没话说了。但契约精神,重点究竟在契约,还是在精神呢?

  好啦,最后来一个正式点的总结:妥善处理网络社会中的信任问题,构建网络信任社会是社会和谐繁荣,安定有序的重要保障,是全体网民的大同时代,所以,祝愿2017年的中国互联网形势大好!

附 件:AttachmentPh
上一篇张福正:讲诚信的最大受益者是自己下一篇中消协:针对网络维权难点领域持续开展披露曝光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