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照三题

月照三题

2016-07-11 09:36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资料图。

王祥林

车行月照

也许是很久以前,你诗意的名字,激荡着我诗情的灵光。梦境里,你朦胧的倩影,悠然抹着城市边缘牛奶般的月光。

而尘世的纷扰,让你和我的距离,如此相近,却又如此遥远。

所以,在这个夏天,当染着绿色的汽车载着欢声和笑语,让时空从城市变换到乡村,我的心脾,在霎那间被涤荡成如此清新。

走出那些高楼,走出那些烟囱,走出那些板着面孔的钢筋水泥,走出那些花枝招展的人们,一路的阳光洒在脸上,也洒入尘封已久的心间。

把心事放在案桌上,放在茶盏间,放在还没看完的一页报纸或书页上。今天,我要你放下一切,与这个富有诗意的地名融在一起。

我们在高原的血脉里穿行,听得见庄稼清新的呼吸。

庄稼,我的兄弟姊妹,是我久违了你的气息,请原谅我贪婪的鼻孔,嗅不尽你的满馥的香气。

月照,我来了。

月照,月照

在清新的乡风里,我们的喉咙不再沉默。

与月照的相遇,千年般的期待,前世今生般的梦呓。

遥遥的山间那生长着月亮的洞呵,寄托着我的向往。

我来了,月照。

今天我从钢筋混泥土和键盘屏幕中突围而来。

从五彩斑斓的虚幻中突围而来。

从杯盏浸泡的迷醉中突围而来。

从城市的尘土和云月中突围而来。

从花岗岩般固执的执着中突围而来。

我从重重地包围中突围出来,就是为了与你的相遇。

相遇那些久违的真诚的目光,相遇那些玉米和稻子的新鲜气息;相遇那些被高原的阳光涂满热忱的脸,相遇那些山间的小溪,峡谷的河流。

相遇长着树的石头,相遇生在石头上的树。

我来了,月照。

我没有带猎枪,也没有带斧头。今天,我只想和庄稼、和飞鸟虫鱼、和那些知名和不知名的草与树,敞开胸怀,称兄道弟。

我要让花开的声音索绕在耳畔,我要让剔透的露水打湿干涸已久的心房。

我要让月亮挂在必经的小路旁,我要让陈年的水酒飘洒着玫瑰般的馨香。

是我千年的虔诚感动了你吗,月照?

还是因为你闭关万年后,开启了走向世界的脚步?

走进你,一场大雨,打湿了我的衣襟。

月照,你依然沉默着,用你的沉默,容纳着我,容纳着踩在你身上的脚印。

醉在月照

此刻,我们不去想太阳,那个巨大的火球。

月亮,夜间的光明使者,泻下的一道道玻光,浸满每个人的身上和脸上。

琥珀般的光芒,在每一根小草、每一朵野花、每一株大树、每一幢房子,甚至每一个人的身上成长。

祖辈千年也没有走出的大山,变成了如此美好模样,富学乐美充满谈笑间的每个细节,无限的美好从此飞上云端。

好客的主人,掩藏不住满屋的幸福,沏茶、递烟、上瓜子,农家的热情烧灌盛开红红的友谊之花,火红的日子仍如花般无比绚烂。

陈年的老窖抬上了桌子。

五粮液不要,茅台不要。

白兰地不要,威士忌不要。

切上几大盘子腊菜,和着刚从地里摘来的果疏,丰盛的菜肴,足够剌激徜徉于山水间的饮食神经。

把这够年头的苞谷酿大碗大碗地倒上来。

沐浴在涂光牛奶般的月光里,一切变得不再重要,思绪变得如此单纯。

就举杯吧就开怀吧!在月照的夜色里,我们无须斗酒诗百,也无须纵情放歌,只愿在高原的怀抱,以幸福的名义,沉沉的醉他一回。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