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照·马坝:绚烂多姿的民族文化苑

月照·马坝:绚烂多姿的民族文化苑

2016-07-06 08:56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资料图。

施昱

(接上期)

激励月照马坝苗族人民的苗仙姑起义

解放前,水城苗族人民为了争取独立、自由、民主,掀起一次又一次反压迫、反暴政的民族起义。波及范围之广,影响之深,让腐朽清廷为之震惊,地方豪霸为之丧胆。其间最大的是咸丰年间水城厅常平里椒子屯(今月照社区境内)的苗仙姑起义。

咸丰元年(1851年)爆发了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农民革命运动,革命烈火席卷大江南北,也引发贵州各族人民心中抗暴政和腐朽朝廷的怒火。苗仙姑的起义就是在这一形势下爆发的,它是水城各族人民争取独立、自由和民主的怒火郁积的倾吐,也是贵州咸同年间民族起义抗暴斗争史的重要组成部分。苗仙姑本姓罗,出生在月照社区的发拉嘎村,她家境十分贫寒。十二岁时父母双亡,以帮人为生,有很强的组织和号召能力,她深得人们喜爱和尊重。16岁时忽然说有神扑身,自称“何仙姑”转世,奉观士音菩萨之命,下凡普渡众生。此时正值贵州苗民起义风起云涌,水城时丰里大苗寨(今水城县大苗寨)就有苗民熊老大被百姓称之为“万年王”,他以祭山为名聚众起义。于是苦难中的苗族同胞亦拥苗仙姑设坛建教。并宣扬:“凡入教者,可躲过魔劫,消灾免祸,入教虔诚者,功成之日,可升天成仙。”苗族同胞世受苦难,渴求解放,获取自由,纷纷入教,教徒日众。史书记载:“咸丰十年(1860年),时丰里大苗寨苗民熊老大,于三月三日祭山,画符水,煽惑苗彝;常平里交趾屯苗(即苗仙姑)亦于是月抱雄鸡(公鸡)赴仙人洞,饮仙水。水城通判徐行,知其行为系谋不轨,即以‘坚壁清野’之法,遍示城乡……十月初,苗果蜂起作乱。”《大定县志》记载:“先是水城属,有苗女曰仙姑者,设坛洞中,书符请神以渔利,令入教者出资为敬神费,经功成日,报以万金。苗民惑之,从者日众,各寨相传,聚洞中练术,风声四播,响应于定、威各属……”苗民的聚会,引起官府的重视和不安。水城厅通判遍出告示严禁,而差役恶霸则借势进行敲诈勒索,打砸抢无所不为。“凡属苗民概目为在教”,可任意抓捕关押,扰得苗民鸡犬不安,人心惶惶。钟山马坝一苗族老人说:“当时苗民没有土地、没有家园,很多苗民迁往广西桂林和越南避难。然而,在统治阶级残酷的迫害和镇压下,苗民走投无路,早已郁积胸中的怒火终于爆发,于是‘遂相约为乱,始仅数千,盘据水城之白议(即今水城白腻),数月之间,远近争附,众至数万’(《大定县志》)。《水城厅采访册》又载:“不旬日,聚众至五六十万,距城四十里戒严守‘陴’。”

水城通判恩彬十分惊恐,急令土目安耀祖带团练进剿。咸丰十年(1860年)十二月,安耀祖率团练五百余人向常平里进发,在二塘与起义苗民遭遇。时逢大雾迷漫,丈外不见人影,起义苗民设计在要道埋伏,待其军至,突然四出,练军被全歼于峡谷中。安耀祖狼狈逃命,仅以身免。二塘阻击战胜利后,苗族起义军士气高涨,郎岱众多彝民加入起义军队伍,声势浩大,所向披靡,很快占领了滥坝、南开、大河、玉舍、米箩、蟠龙等地,将水城厅团团围住。咸丰十一年(1861年)初,正式成立起义军组织,以仙姑为堂主,用寺庙为营房。大本营设在米箩,并分兵据守各要隘成犄角之势,互相接应。《水城县志稿》与《采访册》所载,当时驻守的要隘是“米箩、阿戛、平寨、铎宜(今阿戛乡属),阿大河(今保华乡属),小河边,花地红岩,妈陇胯(今木果乡属),以姑(今月照社区),双龙井,离城十五里”。起义军军纪严格,口号是“打击贪官污吏,打富济贫,不扰群众,不住民舍”。由于纪律严明,作战勇敢,关心百姓,得到各族人民的拥护和支持,队伍不断壮大,起义节节获胜。水城通判恩彬妄图把起义军消灭于“襁褓”中,督练会剿,均遭惨败,土目豪霸惊恐万状。五月,苗民起义军再次攻城。先据双龙,因轻敌麻痹,数日按兵未动。恩彬赢得时间,汇集团练偷袭,先夺要隘,致使义军严重受挫,退回米箩休整。

(未完待续)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