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桃源

又见桃源

2016-06-30 14:44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金钟村资料图。

刘谨云

记忆深处曾有这么一句诗: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有的人,有的地儿,仅一面,便酝酿成你心中的风景,让你魂牵梦绕,难以割舍。

那个只有十八户人家的小村,那个隐藏在山那边还是山的山中小村,那个有着一个像葫芦一样山形的小村,在见过一次之后,就攫取了我的心,那份念想弥散在我的每一个细胞里。于是,我千方百计又投入她的怀中,倾听她的喃喃细语,细数她的飘飘花絮,领略她的风采神情。那一刻,我真的梦回桃源。

几经周折,学生开的车终于在干亲家(因为年前的一顿杀猪饭,我在这儿捡到一个干姑娘)的引导下进入葫芦块的境界。经过金钟村,过了一个涵洞,眼前立刻亮了起来。刚才还很嘈杂的世界,一下子宁静下来。才出涵洞,一条不甚宽的水泥路沿山而上,一排笔直的柏树如长长的手臂护在路旁,那般活力四射,青春盎然。按下车窗玻璃,窗外清风撩面,近处,山在暖阳的映照下几乎罗裙摇曳,绿衫漾漾,早已没了冬日的灰暗。

汽车继续行进在那条山腰玉带间,转过一道垭口,眼睛忽然一亮,路旁黄灿灿的一片打破了这寂静的山野,使这乍暖还寒的初春一下子热闹起来。那时那地,脑子里突然闪出王维的一句诗:“渔舟逐水爱山春,两岸桃花夹去津。”我粗陋的认为:俗人逐车爱山春,路旁菜花笑迎人,更适合此时此境。

一路菜花一路芬芳,一条小径一片村庄。群山环绕,菜花怀抱中的山洼地带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葫芦块,月照社区小屯村一个仅有十八户人家的小村落。

前来给我们引路的干亲家在他们家新楼房前停下了摩托,干亲家母和干女儿也早早就等候在路旁,两张笑脸犹如路旁盛开的菜花一样绚烂。还未下车就听到亲家母的声音:肯定是饿得很了,快快,饭早就做好了,马上就可以吃饭了,边说边迎上前来。

酸菜汤、炒腊肉、洋芋丝……一桌子既有农家特色而又可口的菜肴引得我的肚子叽里咕噜。在主人殷勤与饭菜的香味中,我们的午餐美美地结束了。之后,我们提出到外面走走,看看。因为想到这个季节主人家定会很忙,于是我说让干女儿陪我们就行,可男女主人一定要陪我们一同前往。

二月的阳光暖暖地洒满这群山怀里的小山村,此时的村子格外宁静,除了我们一行,只有不知谁家的四只鹅成双成对,悠然自得地栖息在路边的草丛里晒太阳,就是我们从它们的身旁走过,也惊不起它们的一丝慌张。

干亲家领着我们在山间的羊肠小道上行进了十来分钟,来到另几座山的交汇处。这儿的山跟前面的又略有不同。但见山上郁郁葱葱种满了水杉,许是因为水杉的装扮,许是山形略显秀气,许是因为这些山将俗世的气息层层阻绝,因此给人一种别有洞天的宁静与怡然。山洼地带,一座堂屋为砖瓦结构,厢房为混凝土结构的房舍在树木与丛丛翠竹的掩映中跃入我的视线。我好奇这居者定是一位高人隐士,能在这物欲横流的世界寻得这一处清静所在,真是好福气。思绪还未停止,就看见厢房的门打开,一位身材高瘦,面容清癯,头戴一顶白色单帽,精神矍铄的老者走了出来,随之出来的还有一位老太太。

他们才在门口站定,忽的,一群鸡飞涌而至,将老夫妇俩团团围住,仿佛一群叽叽喳喳的孩子。老夫妇俩挥了挥手,也不知念了些什么,那群鸡(大约两百只)四下散开,在屋前房后寻些吃食去了。老者抬头看见我们,便与干亲家之间幺爷爷幺叔的亲热招呼起来,继而老者朗声而热情地请大家到家里坐坐。

我满脸疑惑与惊奇地看着这情景,干亲家介绍说这老者过去曾经是这儿的老村长,回族,干了几届。几个儿子家高楼大房接他们去住,就是留念这竹树环合的老屋,留念这山间特有的清新,也留念这块土地上的自由自在。我想凭老者那挺直的身板,朗朗的声音,最多也不过六旬。开口一问,吓我一跳,老者七十有三,老太太比他还大一岁。哎哎!我不禁感叹起来,老人的一副好身板,一副好容颜,是多少人重金难觅的美容秘笈啊!想不到竟是这纯山净水赐予。更难得的是,两老与鸡群,与这群山竹树间那份闲适淡雅的情趣,又岂能是我等俗世之人可享受的?

带着浓浓的羡慕与祝福,我们告别了老夫妇。在干亲家的带领下,继续参观了回族的清真寺和通往飞机场的高速公路。据说清真寺是同学肖在这儿任父母官时给回民们修建的,既表达了他对回民的尊重,也为回民做了件大实事,也因此深得民心。

沐浴着初春暖暖的阳光,我们跑马观花地在这群山环合的村落间领略了一番城市里见不到的风景。也许与名胜景区相比,这儿实在微不足道。可是,对于这儿,我的心始终被深深的吸引着。许是那辆诚挚的领路摩托车,许是那一桌情义满满的酸菜豆汤腊肉,也许还是老者朗朗而热情的招呼,是那山间清清淡淡的空气和那一树树并不艳丽却缀满春意的花树。

想想如果我退休,就一定到这儿来支教,还像那位老者,养鸡、种菜,享受大自然之灵气与精华。

因为还有俗事缠身,尽管干亲家一再挽留,我们只得告别他们一家和那个宁静而温情的小村落。

踏上归途,当汽车开到垭口,我不禁再回首,在淡淡的暮霭中,群山环合的小村落在菜花的黄、杏花的粉、桃花的艳、竹树的绿中那般宁静,又那般飘渺,仿佛陶翁笔下的桃源。我疑心下次是否还能再见。

于是,在飘飘渺渺的视线中,那句:“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的诗句在心中弥散开去……

以上作品

由钟山区文联提供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