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照阿勒河四叠

月照阿勒河四叠

2016-06-29 16:16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阿勒河资料图。

祝发能

峡谷,翅膀。

当我的脚步声荡起了尘埃,渺远了世事,刀切的万丈悬崖像天鹅展开的翅膀,行走其间,一会儿到了躲雨岩下。我想,要是此时天塌下来,正好有躲雨岩的骨气、锐气顶着,我是多么幸运啊!抬头望天,是什么东西把天砥砺如一块蓝镜,我石质的心上长出一公里石级路的安宁,路上稀疏的脚印吸饱了石下暗泉的清音,曲曲弯弯延伸出我探寻的视线。

无可奈何的一截黑水在我的目光中铿锵地疼痛,默默地流着病态的难言之隐。草木无羞,谁在愧疚?黑色让峡谷捧着怒视了多少年?清碧的梦想要让谷风牵着野树期待多久?神工鬼斧砍削出的高原人的雄性风采,在冷僻孤独中能否启迪出荆丛露笑而绿涛满谷?这些仿佛祖先那喋喋不休的唾骂式的叮咛,我们记住了吗?我们为之行动了吗?谁来给这里的苦寂解缆?谁在清除黑河里的黑色素?谁已彻悟出明天两岸典丽的花苇?我看到阳光抹亮了石头和无数的生命,我看到了小雨洗濯着从史页里落到黑河面庞上的灰尘……

我相信,黑河变清之时,肯定是黑河腾飞之日,因为这是鸟和草木梦中向往的天事。而望河兴叹的我,能做得到的事,就是往黑河里丢一些唐诗宋词。有点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无奈的我,黑河边的一棵草而已,而已。

古洞,一只巨耳。

我的目光随洞口上端射下的仙泉刺入黑水之中,随即绽出银银灵犀一朵雪莲,泉身如细长垂柳之枝,泉根深入青草一丛,大地伟大的生殖秘密肯定藏在那绿光闪烁的深处,我在惊奇中感到有此一观是多么的荣耀。

小船像一首诗里游动的韵脚,把我带进古洞神秘的世界,古洞像一只大山的耳朵垂听我的呼吸时,我听到了她的心跳,像无处不在的筝鸣,又仿佛祖先繁衍生息的咏叹。

这是谁的房子,我的眼为什么明亮如古老的神灯,心在奇形怪状的钟乳石上欢快地跳来跳去,像会飞的猴王。

那高险处的草鞋是祖先留下的足迹和体温吗?这是他们强悍、智慧、勇敢的见证吗?这是他们探索的秉性留给今天子民的惊喜吗?我像一颗音符,从一张美丽的唇上,进入了洞萧,悠悠地随水的弯曲梦游……

一洞探不尽的美丽秘密,一洞天上人间的无尽向往,来生还来吗?思想间,我已从大山的另一只耳朵出来,到了碧河。

碧河,无腾无舞,且静且思,尔雅如莽。

从黑河进入碧河,以手为浆,首先抚摸到的是阿勒河的玉颈,我的激情在清风中化作河面上细细的波纹,疏疏缓缓地展开,时不时被起飞的水鸭衔住一条,窜向老远的水域而不慎落进了鱼之口,鱼跃不止。夹岸的绿树间鸟雀飞去飞来,见有船来,便隐入丛林,归宿于一片宁静。

逆水而行,一会儿,岸上火烟的根部有孩童垂钓,他们小小年纪就饱尝闲云野鹤的心趣,让我钦羡不已。我想,他们收获一条小鱼,正如我收获一星点小小的哲学灵光,但我是难以用逻辑推断出钓童芽苞样的意志,以及那饮食菩提之静,是否是他们的生性理应如此。

顺眼而来的迎客松,一百年才有小伞一般的身形,在峭壁上处子般吐纳着清新气息。那东张西望的云雀,啄破迎客松的春梦,将一河的甜淡之韵吟诵成每一个晨曦的朴美,而被我永记永新。

我心中的颂词游弋成鱼,我的目光随崖上古藤走进走出古典的意境,停留在九个淡黄如婴孩小拳的无名果子上,一船九人便惊讶:九人九果啊!也都想起龙生九子,就诗意得心腔敞亮,也就轻松地渺远了人生的许多愁怨。

一水读来,当我打开了漂泊的美学的第一页,祥和之气如约而至,我蜕下了凡尘的表情,像一匹马回到了岸上。

游思不眠

其一

峰峦叠翠玉人心,

峡谷幽深谁探寻。

悬崖高耸搏云翅,

矢志不渝事定成。

其二

峭壁对峙傲江河,

洞穴穿山景奇异。

两河交颈浊也清,

游思不眠苦乐心。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