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月照与自然对语

神奇月照与自然对语

2016-06-23 15:05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资料图。

施 昱

(接上期)

围绕扒瓦桥、阿勒河,有许多叙不完的历史故事,有许多百姓传唱心间的歌谣——从城西行10里之滥木嘎与扒瓦桥之间,从山丫一路直下至扒瓦桥间,从古至今都是一道绚丽多姿的风景。据记载,清朝时这是水城厅北面的重要通道(去大定府之哨卡汛铺),史书云:“武备门,北路,界牌塘,由东门堆卡至此凡十五里,设兵二名。扒瓦塘,由界牌至此凡十五里,设兵二名。普察汛(俗称上扒瓦),由扒瓦(即下扒瓦)至此凡十里,系右哨外委协防驻扎地。管辖界牌、扒瓦二塘,号书一名,汛目一名,兵丁共10名,东北接平远(今织金)协借地分防以角汛(今纳雍县境内)界。”由此,可以看出界牌、扒瓦即水城之北部哨卡要地,从驻兵10名推测,他的作用是非同小可的,她一头连着水城厅之城池,另一头牵系着大定府治所。肩护着保卫、设防、屯兵之重要军事作用。故界牌、扒瓦这个小地名,至今仍刻于史册中,是老百姓载入生命中更改不了的地名。写于此,我想起父辈说的一段往事:民国初年,民国政府之一些乡官,想人为的更改一些地名,体现其德政,比如钟山境内的“得乌”为“德坞”、“以勒”改为“以德”等等,事隔近百年了,老百姓还是认同他们祖辈叫得很顺口的名字——“得乌”、“以勒”……“扒瓦”,也有人试图换个以示重文化内涵的名儿,但是,老百姓认可的扒瓦仍叫到今天,而且越叫越响亮,越有震憾力和影响力。这一方面来源于水西宣慰司的统治时间之长,土司的文化影响之深远,另则体现贵州彝族人民文化生命力的强大,甚至到今天,许许多多的地名、河流名,仍沿用明清时彝语的命名。当然关于界牌的扬名,还有她依附的滥木嘎大寨有关。因为滥木嘎有许多令人难忘的历史,界牌、滥木嘎为水城厅之北面。山多林密,春来山花烂漫,今天假如你北出水钢,放缓行程,驾车自游,公路两岸,树林茂密,四季花繁,春天时节,夹杂于树林中的桃花或挺立树丛、或倒垂岩壁、或围护村庄,一弯一片。诗意盎然,情趣横生。为此,贵州省“两赛一会”评审一专家,身处桃花丛中,身临其境,他随口吟咏晋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中的诗句。他还说:可以依托独特的喀斯特地质地貌,明清时这里的独特历史文化,打造一段“赋文化峡谷长廊”,十步一景,三步一弯,处处皆情,点点均景。一小段路下来,在不知不觉中,你又到了扒瓦桥、阿勒河“黄凤文化”(以黔西部地区彝族鹰文化而名)景区。也许他是见多识广,看到此情此景,这幅图画早已成竹在胸了,在他的启发下,心间有许多生动的故事和记载,突然间蹦了出来—“赋文化峡谷长廊”的入口一带,就是许多文人墨客,创作诗词歌赋,释放感情的灵性之所。

关门山——位于今荷城街道办事处之北部,与月照社区比邻。与马鞍营对峙,马鞍营是因清朝同治年间防苗变(苗族起义)时,扎营于上,故名。马鞍营虽有史书记载,但是,关门山的名声却大大超过与之对视的马鞍营,关门山与界牌(水钢到南开出口处)紧紧相依偎,隔山相望,这个山峰却因1965年“三线建设”时,水钢的兴建而让他们声名显赫。

1965年,西南“三线建设”欢腾建设。水钢建设指挥部建于青杠林场(出于隐秘故这样称谓)。许多建设者访遍界牌(发箐)周边的山山岭岭、湖泊河流、古迹名胜……当然关门山、天乳岩(俗称咂咪咪)等载入史书的景点传说,他们更是不会放过的。而且是在不断的丰富他们的文化内涵,让原本朴实普通的故事更有历史韵味、人情味和文化品味。关门山,顾名思义,有门或与把门关闭有关的山也。据记载,清朝康熙三年(1664年),吴三桂征战水西宣慰使安坤时,率10镇雄兵近3万人,由归集黄河进入水城地区,先攻阿扎屯,由于其屯地势险要,四面环山,吴军久攻未破其屯。后又转战于猴儿关、比德、毕节以那和果勇底等地。后由于安坤土司集团内部出现叛变投敌之人,加之其部内部互相倾轧,军队训练不及吴三桂所带朝廷训练有素之兵勇而战败。在这场历时3个多月的大战中。安坤为了储集粮草,与吴三桂打持久战的运筹中,在水城厅附近、厅城北面的界牌汛一带,设置一储粮的秘密机关——关门山。

(未完待续)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