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月照与自然对语

神奇月照与自然对语

2016-06-22 16:30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资料图。

施 昱

水城河东流至九洞桥后,她向北面缓缓转弯,流进月照社区的土地,流经125水泥厂厂区后,进入月照社区小屯村的峡谷和溶洞中,伏流3公里后,从月照社区双洞村又迸出来,时叫双洞害乃河,后聚到阿勒河中,成为乌江的源头支流——三岔河。她流经的地盘是月照社区传奇的故土,孕育了许多至今老百姓还津津乐道的历史、传说和故事。

小屯,据记载,在清初时水西安坤宣慰司管辖着这巴掌大的地盘,因为吴三桂和安坤在此交战,屯兵秣马而名。明朝崇祯八年(1635年),贵州宣慰司筑水西、大方、果勇底(今织金县)三城。水西辖地又分为中水、下水和底水,底水即今水城和钟山辖境,月照社区是水西阿五土司之辖地,是安坤与吴三桂交战时的主战场之一,因月照、保华、水城、猴儿关等地山河险要,山高林密,河谷深切,溶洞众多,大多数溶洞内有水,且溶洞互相连通。故凭洞据守,让朝廷官兵,难以摸清安坤驻兵之所在,首来侵犯的兵勇,大多被安坤偷袭,全军覆没。月照的小屯就是明末清初时留下的产物,与月照社区、扒瓦桥(月照古时西北面有上、下扒瓦,上扒瓦也叫普察场,下扒瓦为滇、黔、川的主要军事和商贸通道,扒瓦河上建有一石桥通行)紧紧相连。据记载扒瓦桥于道光二十一年重建,始建时间众说不一,一说未有记载,一说始建于明末清初,待考。此桥距市中心20公里,坐落于南开区境内,横跨于乌江上游三岔河扒瓦河段,南北跨向。为单孔大跨度石拱桥,主桥长6.9丈,宽1.5丈,正常水位时,桥距水面高4.6丈。南桥石级26级,长3丈,北桥石级24级,长5.4丈,桥面两侧有石砌桥栏,全桥由长方形石块镶筑而成,坚固工整细致,桥势雄伟壮观。桥北端西侧竖立一四棱碑柱,碑东侧面刻有《重修扒瓦桥记》。因此桥有研究桥梁建筑、军事、交通、经济发展等历史价值,于1990年公布为市级文物。可惜于1991年7月3日遭百年难遇的特大洪灾,桥被冲毁。于是三岔河上游“被誉为乌江源头第一单石拱桥”之美誉的扒瓦桥,已走进历史的记忆中,只有她上游的乌江源头第一石拱桥——以勒河石拱桥,还雄风依旧,巍然耸立于以勒河上。

这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古石拱桥——扒瓦桥,西北面连接着古水西的广大疆域,连接着水西的首府城池——大定府城,跨越她,穿黔之北部直达大定府(今大方),而她的南面却是重要的军事要地——归集汛(今水城发耳,清朝时设置为驻军24名的大汛哨卡之一)和归集黄河之上的高家渡铁索桥(也称普济桥),可以想像,扒瓦桥之重要,除方便两岸百姓、商贾通行外,一到两军对峙,鏖战时,桥畔烽烟四起,杀声震天,也不难想像在过去的冷兵器时代,战后的扒瓦桥头的惨烈之状。据史书记载:清咸同年间自鸦片战争后,清王朝对外投降屈膝,对内残酷镇压人民,这样引起全国各族人民的强烈反抗,全国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革命运动,起义席卷全国。今钟山境内的苗民起义也是在这场运动中爆发的——这场苗民起义的首领即今月照社区扒瓦桥畔、发拉戛梁子(今双洞与小屯一带)之苗仙姑(仙姑本姓罗,又称何仙姑)。其义军皆是受苦受难的贫穷百姓,渴求得到解放和自由,故作战勇猛异常,节节胜利。于咸丰十一年(1861年)五月,水城通判恩彬会剿均遭惨败,水城义军崛起,省惊恐,大定府认为,恩彬剿战无力,另派的新通判鲁祖康(湖南人)亲督团练,会聚地方土目豪霸,在扒瓦河畔与义军大战。这场凭借战略要冲扒瓦桥的战役中,首先由于义军的人数较少,并有麻痹轻敌思想,故伤亡较重,正在战情危急时,义军首领竹万春、何玉堂身先士卒,率先冲入敌阵,义军在头领的带领下,犹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海,团练被杀得落花流水,喊爹叫娘,兵败如山,四处鼠窜,混战中团首陆绍洪被当场打死。清同治二年(1863年)初,苗民起义军向大定方向发展,通判鲁祖康妄图于扒瓦桥堵击义军的行动,令土目安耀祖率团练狙击,起义军深知安耀祖有呈匹夫之勇的弱点,于是兵分两路,一路前方迎战,一路抄小路从滥木嘎山梁伏击,前后夹攻,将安耀祖击毙于扒瓦桥畔……

位处偏远大山峡谷中的扒瓦桥,历经几百年的岁月沧桑、她目睹了大大小小血雨腥风的无数战斗,为此,扒瓦桥被载入史册,走进百姓的心里。当然,这些故事也远远达及不了老百姓对她刻骨铭心的热爱。因扒瓦河是一条见证水城历史发展的河流,是一条孕育水城发展的母亲河。

试想,一条滔滔大河,由无数条支流汇聚入以勒河、连山河、上扒瓦河后,集中流入阿勒河,这条母亲河——三岔河成就了一段历史,成就了哺育一个地方的源泉,两岸百姓吮吸着她长大,世世代代,生生不息,早已与她水乳交融,视三岔河为生命之水,生活之源。所以从古时的战斗起义,到商贸往来,耕作劳动都得走进她,淌过她,融入她……

(未完待续)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