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江南源“第一大石拱桥”

乌江南源“第一大石拱桥”

2016-06-17 10:09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资料图。

施昱

(接上期)

几番风雨、几番辛劳,以勒河上的以勒石拱桥,在风雨中的修建过程,是令人感叹的。试想,就算是在今天,仍有搁浅工程的不快事,何况地处偏野的以勒河建桥?在以勒桥第二次修建中,因工钱不及时兑现等诸多原因,这项福及子孙的工程停工过。但是,以勒河畔的乡邻,又在几位乡贤的牵头带领下,有钱出钱,有力奉力,通过大家的辛勤劳作后,一座长54.3米,宽5.4米,高20米的三孔古石拱桥,从此雄伟壮观地耸立于滔滔以勒河上。

以勒石桥的竣工通行,是以勒河畔的一件大喜事,乡邻奔走相告,张灯结彩,互相祝贺。她不但沟通了两岸人民的深入交往,还连接了南北两岸人民群众的贸易交流。山朗了、人欢了,村庄沸腾了,以勒河在人们的热爱中,以其清澈的汁液,滋润着人们的心灵和生活,人们在和谐中繁衍发展。以勒桥一直没有辜负两岸人民的厚望,稳健地驮载着往来的行人、牲畜,用自己坚强的身躯,承载着历史的风风雨雨。在百年难遇的1991年7月3日的洪水灾难中,她磐石般岿然不动,丝毫未损,而位于上游的猴场大桥及下游的清朝光绪年间重新修建的扒瓦大桥,却在这场洪灾中被冲毁,不得不重新修建,可见以勒桥的坚固。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我依恋地奔赴她的足下,在苍山落照中,我匍匐于以勒桥头石上的草丛中,亲抚它百余年不衰的肌体,激动得眼含泪水。不知是感怀乡间的巨变,还是依恋故乡的情结,总之,复杂的情绪连接着我童年的梦想,牵系着今天的辛勤耕耘与憧憬。 在乡邻的陪伴下,我从以勒河上游的铁板桥头,足亲丰茂的草丛,鼻闻扑面花香,拨开浓密的杉树和柳树枝……在泥土芬芳中,以勒河畔许多风物往事,鱼儿般从我的记忆中蹦跳出来;古碉历史悠悠、碧滩深不可测;以勒桥畔的的神奇传说,丰富着大河的历史;稻香醉人,牧笛悠悠,今天,乌江南源第一大石拱桥——以勒桥作证,连绵十里的稻田,如今早已变为观光科技蔬菜园区,今后的大河,必将更加美丽……

以勒河畔的畅想

当我步入以勒河畔瓜果飘香的蔬菜园区时,心盈满阳光,充溢激情和希望。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中,行吟在父老乡亲的谈笑风生里,心中是踏实而激越的,在乡贤的儒雅谈吐中、年轻科技种植能手豪言壮语的氛围里,阳光充溢着这片诗情故土。

我匍匐于以勒河畔坝湾的柳林中,感激这片养育乡亲的故土,在鸡鸣犬吠应和着河里鸭欢的情景里,我轻轻地、深情地呼唤着你的乳名——以勒河。您有着多姿多彩的风土人情,民风纯厚、山川秀灵,峡谷奇绝幽静,苍松翠竹丰茂生长,清秀的大桥蔬菜基地里,几千个大棚白亮亮的拱伏着、庇护着郁郁葱葱的蔬菜瓜果,由南往北望去,犹如一片雪白的哈达,晃如仙境。

古柳依依,和风轻送,护卫着百余年前飞架两岸的三拱古石桥,岸上石榴透红,一群不知名的小鸟欢快地鸣叫着,天空中野鸭翱翔,白鹭翻飞,时而停留于古石拱桥的上空,时而栖息于岸边树下,仿佛一幅清新的水彩画;河岸上,连绵起伏的群山,相依相护,环拱着大桥的发展;见证历史的百年碉堡,古墙青苔泛绿,弹痕依旧......走近碉堡,也就走进了那段历史。

伫立在碉堡下,似有依稀可闻的车马声从历史的时空里隐隐传来。记忆中,曾经有位戴着老花镜深究“四书”“五经”等发黄书卷的老学究,就在这碉堡附近,认认真真地提起手中的软笔书写着,在一群围观的百姓中,在一张漆黑的方桌上,他充分显示了对知识的尊重,对文明的礼赞与崇拜。

阿公本一介武夫,肚内没有多少墨水,但却喜欢摆龙门阵,就在古碉堡下,人们将他蔟拥着,他呼风唤雨般地摆着他的评书,说了许多错别字,掉了不少好情节,没人计较,大家需要的,就只是一种简单的快乐。

古碉大门口栩栩如生的石狮子,威武地坚守着自己的岗位,百年来仍雄风依旧。至今我始终固守着童年时代对这方土地的敬仰和热爱,热爱着这片古老的河湾坝子,热爱着百年以勒石拱桥,热爱着这里的每一个故事每一处风景……(未完待续)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