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江南源“第一大石拱桥”

乌江南源“第一大石拱桥”

2016-06-16 15:38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资料图。)

施昱

“以勒河”是以土司“以勒家”命名的河流。河上所建之桥称“以勒桥”,因其是乌江南源的石拱桥中跨拱多、拱离水面的垂直距离最长、在1991年7月3日百年不遇的洪灾中未被冲毁等原因,被人们称为“乌江南源第一大石拱桥”。民国时,改为“以德河”,河上之桥称“以德石拱桥”。 ——题记

以德石拱桥原叫以勒桥,因其是乌江源头支流的石拱桥中跨拱多、拱离水面的垂直距离最长、在1991年7月3日百年不遇的洪灾中未被冲毁等原因,被誉为“乌江南源第一大石拱桥”。

史载:“以德石拱桥距县城西北15公里,横跨于大河区(今大河镇)以德乡三岔河河段上。清光绪年间,原建一座石墩木板桥。民国28年,在原桥基础上改建石拱桥。全长54.3米,宽5.4米,正常水位时,桥面距水面8.6米。桥面两侧立有石栏,石栏中心,装饰有圆雕石龙,龙头迎河上流,龙尾顺下流,古朴生动。桥身分3孔,南孔跨距10米,中孔跨距11.8米,北孔跨距8.4米。南岸桥头有踏垛15级,北岸桥头有踏垛10级。全桥由长方形石块镶砌,工整坚固,雄伟壮观。此桥系通连水城威宁必经之要道,对促进两县经济文化交流有重要作用,对研究水城交通发展,提供实物依据。1987年12月28日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石拱桥悠悠岁月百余年,仍坚强雄跨于滔滔的以勒河上,在以勒河两岸繁茂的柳树、翠竹、石榴树和桃花的掩映中,在上万亩的蔬菜观光园区中,在悠悠的双寨黛色的木瓦结构房子和几百户水泥平房旺盛的人气里,在陆氏古碉和烟火旺盛的观音阁的映衬和陪护下,她历经风雨,不张狂、不低沉,在四季瓜果溢香的诗情画意里,以勒桥既如一位饱经沧桑的寨老乡贤,儒雅地,默默地倾吐乡间的历史,诉说着以勒河畔的发展变化。不论历史已跨越多少风雨,她总是在一代又一代人的心中,保持庄重与沉默,保持青春与活力,始终严肃地又轻松地伴随着以勒河的变迁与发展,充盈着历史的内涵。

在不经意间,一处远离古城中心的乡野一隅,从初始才一户卢姓人家相依河畔的以勒河,早已繁衍为上万人的大桥片区和生机勃勃的观光科技园。以勒河及悠悠古石桥,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河畔的百姓,一代又一代地创新着自己的生活,创新着美好的明天……

可以想象,古时的以勒河畔,山高林密,瘴气氤氲,雾岚如幻,人迹罕至,一片蛮荒,一条汤汤的大河从威宁县境东出,一路狂啸直下,撞击着当地原住民和远方迁入的拓荒者的心灵——在饱尝苦难后,他们发现,这里土地肥沃,水源充足,气候温和,是一块人间福地。于是,他们用以勒河开山辟谷般的坚强,拓荒垦地,收获希望……

就这样,在肥腴以勒河畔,卢家来了,徐家来了,简家来了,施家来了……荒山旷野中,因为有了人,开始有了生气;蛙鼓稻香里,人们开始享受辛苦劳作所收获的甜蜜。

但是,大家很快发现了幸福之余的缺憾——汤汤以勒河,严重阻隔了两岸人民的往来,心仪男女,遥遥相望,怀揣无桥的感伤,煎熬着相思的痛苦;行人与商贾无法渡过汹涌的以勒河,集市难以繁盛;牛、马、猪、羊等的交易,农产品的粜换,都被这无桥的以勒河阻隔了。

终于,有一肖姓先生,在经商过程中饱受无桥之苦后,决定出资在不是他家乡的以勒河上,破天荒的架桥了!感谢上苍,感谢这位远方的善良商人,他出资修建的朴素的木板桥连接了两岸的百姓,使两岸互通了有无,繁荣了乡野集市,促进了两岸百姓的交流沟通。

可是好事多磨。就在一个盛夏无月的夜晚,父老乡亲劳作一天后,在甜美的梦乡中,肖先生花费心血修建的木桥,被汹涌的以勒河水毁了!两岸百姓又在遗憾里,重新等待建桥的希望出现在父老乡亲的企盼中,在急需建桥恢复商贸往来的日子里,心存善举,纳福求嗣的蜀地儒商董先生,续了一份割断的德缘、情缘,又在一片热火朝天、汗流颊背的劳动中,以勒河上的石拱桥又在百姓的祈福声中架通了。

(未完待续)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