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系大河

情系大河

2016-06-14 09:59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资料图。

杜 婷

(接上期)

家乡的河,你孕育了两岸的一草一木,养育了两岸的无数生命,你伴我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你曾载着我的梦想载着我的快乐,也曾载着我的爱恨情仇,一去,不再回头,一去,数十寒暑,现在,你还在家乡静静地流淌,风采依旧,我却已离你远去,身在旅途,慢慢地变老……

啊,家乡的河,弯弯的小河,伴随我弯弯的人生。你弯弯的眷恋,让我百回千转。如今,我只能让枯燥的文字重温、记忆你的美丽和神韵,独自醉,独自痴,独自把思念挥洒。两行清泪的折射里,有你昨日的沧桑和明天的希冀,于是,我不悲,也不喜,微笑着和你一起,把岁月品尝。

宁静的大河

沐浴着改革的春风,只不过短短的几年时光,人们的生活水平得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的家乡也奇迹般地改变着。

城市的灯火在夜里显得更为耀眼,即使是小城镇,也很热闹。霓虹灯的光亮也许只能炫照在这一处,更远的地方则是暗色调,点点的灯光会告诉你,农村与城市的区别在于夜晚。

宁静,是它的特征,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都显得很静。国庆放假,趁着秋高气爽,带孩子去看看父母。有些时日没去了,不知有何变化。走在熟悉的道路上,看到零星的几个老人家坐在家门口晒太阳,几乎看不到人,可家家户户的大门都是开着的,当时是中午十一点左右,可能他们都去玩牌或者劳作。除了孩子的叽叽喳喳,似乎没有其它的声响,真的好安静。

到处看看。变化了,新房子多了,家家都在修房子,问了问才知道是新农村建设,家家都赶上了好政策,都装上了防盗门,防盗窗,母亲笑着说这是为了安全。远处的山上有收割玉米的人,有一些种菜的身影;苦瓜藤上也挂了两个红黄相间的苦瓜,离得远些,不过它们都张开了嘴,便于交谈,不是诉苦水,而是唱着秋的歌。看来是一个丰收的季节。 还有小黑,听到脚步声就叫了起来,一看着我,就直摇尾巴,甚是活跃和激动;只有那低头吃菜的一群母鸡,没有发现我,也不在乎我,只顾着吃,它们真幸福,住处有挡雨的小篷子,四周有网围着,听母亲说,它们的饮食可讲究了,喂青菜生菜,每天还喂一个玉米,营养搭配,生出的蛋有营养,给外孙吃好;对了,还有那两只懒猫呢?它们在母亲家不用逮老鼠,可快活了,找找它们,看看肥了几圈了。这时,听见孩子的笑声,寻声看去,原来孩子正看着两只猫咯咯地笑呢。黄猫坐在放大豆的筛子上,看着孩子,好肥,黑猫坐在一旁的布上看着孩子,也好肥。看来,母亲的日子过得挺不错的,至少吃的不错。

宁静,不代表没有生机,从父母的生活,我看到了幸福,虽然有的时候劳作累点,可是精神抖擞,没有过去为日子犯愁的负担,一切都很悠然。

宁静,不代表没有变化,生活变好了,人也会更快乐,向往享受更好的生活,可以肯定未来的日子会越变越好。

农村的夜晚虽没有城市多彩,可是人们一样会在晚饭后出去散步,一直走到城乡交界处,谈论着这里的未来。他们不会因为这是农村而放弃对生活享受和追求。他们虽在不是很亮的路上走着,可是心里却是明亮的,给安静的夜,添上幸福的暖色调,对未来的憧憬是现在的他们最大的特征。

大河,家的味道

秋季的原野,一片金黄蔓延至天际。

车在熟悉的公路上行驶,远远近近的风景如云烟一闪而过。

极力捕捉那些儿时的记忆,只是越是想抓到点什么,结果越是一无所获。当失落的情绪在心头无限蔓延的时候,远处的一缕炊烟,袅袅升起,出现在我的视野。眼眶忽然不自主的就湿润了——这就是我要找寻的儿时记忆吗?

曾几何时,朝阳初生,炊烟相伴,原野的霭霭薄雾牵动朦胧的睡眼;曾几何时,午时归家,房顶的一柱炊烟勾起舌尖的无限欲望,忍不住加快返家的步伐;曾几何时,夕阳西下,倦鸟归林,暮色四合将那一缕炊烟融入青天,竹门柴杖,静谧安然。

“野老念牧童,倚杖候荆扉”怎样的一幅温馨与恬淡……

那远远的炊烟就是从我的母亲河边升起。林中的一块空地,偶尔的野鸭飞过。几座简易的土房,炊烟正从房顶飘过。淙淙淌过的河水诉说着千年不变的故事。(未完待续)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