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以勒河

走近以勒河

2016-06-07 16:07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资料图。

李德铭

以勒河的两岸上,两条公路如同两条玉带,紧紧绑住历史的影子,历史的汗滴渗入流动的水波,湿透历史的心脏。幻觉中,我听到鱼儿的咳嗽声,在呼唤心中不可言说的痛。

河岸上是前些年才栽的柳树,柳树的后面是一些其它的树,排队站立,等待最新历史的检阅。树上树下,一群群海鸥和白鹭观看着燃烧的花朵,几只喜鹊鸣叫着,飞到腰岩脚几户人家的房顶,是去报喜的吗?我想是的。因为从一户农人家里飞出的歌,正赞美着一个崭新的和谐社会,赞美着渡口新桥的新农村。

腰岩脚的铭剑山庄,飘来一阵阵农家菜肴的香味。正是中午一点多钟了,我肚腹里的馋虫被这忽如其来的香味勾了出来,此时此刻,要是能从河里捞上一两条鱼来,我一定会把它吃个精光,只可惜今天的河水质量和采风的时间有限,这只能是我心中的一种盼望了。

汽车奔跑在岸边的公路上,我们采风团的脚步也没有停止,我们在与河里翻滚的波涛比赛,去寻找历史的烙印。当我站到观音阁背后的观景台上,以勒河的真面貌才真正展现在我的脚下。河流的弯曲半包围了一片平地,自然地形成一幅太极图,这不得不让人感到惊叹,太极图中是一块块蔬菜地和青瓦房,组成一幅幅八卦图,表现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自信与辉煌。于是,便随口吟出一首诗,以表此时的心情:太极八卦布河边,新事新村新感怀。肥壮果蔬当弹使,耕出一片小康来。

顺着大桥千亩科技蔬菜基地对面的山中望去,便看见一个大约一平方英里的地坑,地坑的前面是一个缺口,我知道那就是“大灶孔”。大灶孔可是大河人常常提起的名字,这个名字也常常使我想起小时候我们家杀年猪的情形。每年杀年猪那天,父亲总是起得比谁都早,起床后便到门口不远处的地上挖一个地灶,地灶挖好后,要在里面烧一堆旺盛的柴火,然后烧一锅滚烫的开水,准备杀猪。今天我们看到的这个地坑,就和杀年猪时用的地灶是一模一样的。当我想到这里的时候,一个与吴三桂有关的故事从我的脑海里脱颖而出。

话说当年平西王吴三桂借清廷之敕,采用“借刀杀人”的手段,铲除水西安坤,再图独霸西南。安坤兵败后与妻子禄氏分别。禄氏奔昭通,归匿其母家。而安坤则从水西之中水(今大方县)逃到底水(今钟山、水城)时,由于安坤的坐骑疲劳过度,但又不得不背负主人逃难,这匹神性良驹,专寻隐蔽奇绝险要的路线奔驰。当来到扒瓦地区的阿勒河畔时,前有阿札屯、猴儿关之驻兵把守,后有朝廷之追兵,急奔中,这匹神驹狂奔起,右后蹄蹬于独山小屯后大绝壁之上,故有小屯神洞(也叫仙人洞、安家大洞)的洞口像马蹄痕,刚飞行过阿勒河上游的麻柳湾杨二岩脚、官寨,主人早体力不支,但坐骑却还在身负重伤之下,狂跃过阿勒河畔激流汹涌的严沙河(也叫连山河),至马倒岩。可惜这匹神性良驹,为了忠心护主,七天七夜未进一粒粮食,精皮力竭,前蹄踏虚,从严沙河峡谷的绝壁上摔下,累死了,遗憾地离开了它依恋的主人和这片神奇的土地。安坤的军队没有给养,早已断炊,于是大家忍痛挖灶,把安坤的坐骑煮来充饥,匆匆端碗还未进食,后面追兵将至,为了不让吴三桂的追兵食其马肉,安坤及其将士掀翻煮马肉的锅,狼狈向归集急速逃窜。于是就有了今天看到的形如灶孔的山坳“大灶孔”和大河镇与水城县木果乡接壤的“马倒岩”地名,被掀形如翻扑的锅就是大桥包包,如今这里是大河镇大桥社区所在地,非常热闹和繁荣。

每当想起这个带有神话色彩的故事,心中都有一丝丝难言的痛,而历史渐渐遥远,故事也只能是故事,但故事的内容却给大河人民带来无穷的力量和智慧,他们对生活总是充满希望和自信,就像以勒河的水,源源不断,奔流不息。我想,我们建设自己的家园,也要像这流淌的水一样,不达目的誓不休。故吟诗一首结之:大灶孔前山砍开,乌江源头水奔来。为留桥畔好平地,转个弯弯去不回。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