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屋脊·韭菜坪下的行走

贵州屋脊·韭菜坪下的行走

2016-06-03 09:53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接上期)   施 昱

在大湾安乐的土地上,心在历史的时空中飘荡,风物往事,扬花般聚集和鲜活起来……

安乐在大湾镇之南面。位立韭菜坪顶尖2900.6米峰巅的位置,俯瞰大湾全境,大湾西北部群峰“顺服”地向大湾坝子中聚拢,这是大湾人引以为傲的——这种地形从堪舆学的角度讲,她既叫“群猪下坝”,又叫“万龙归海”,当然从中国传统文化的层面去理解,我想大湾的朋友是喜欢“万龙归海”这种称谓的,站在韭菜坪之巅远眺,许许多多的山脉聚集,这些茫茫苍苍的群山雄伟壮观,远处的青秀山峰之脊背,犹如“条条舞动的青龙”,迅捷窜向大湾镇境内的广阔大坝,大坝素有“鱼米粮仓”之称,在热烈的夏季,庄稼茂盛生长,广袤的良田大坝中,绿油油的庄稼如墨绿色的“海洋”,此时“万龙”把头深深地扎入这片“大海”中,猛汲海中养份后的条条“巨龙”,豪气冲天,飘飘欲飞;金色的秋天,一望无垠的“鱼米粮仓”中黄澄澄的,从西面之三合一路顺风顺水,过幸福、安乐和盖溜大桥,直向下游之东面剐下去,风起时,金色的麦浪如波涛般翻滚,丰收的喜悦盛满了大湾人的心间,满足之情溢于欣喜的面庞……此时的安乐更能张显出她特别称谓的象征意义。从二塘火车站向南穿过大坝走进安乐,返窥这幅壮美高原里的水墨山水画,她层次清晰极富立体感,韭菜坪之巅的峰脊伸入云朵中,蔚蓝色的天空装满贵州大地上最高的石林盆景;韭菜坪群峰一路直下至中部,东来驶向西的火车犹如一条雄性的“巨龙”,奔跑到西南的“群龙”青山中,让天籁般的厚土,顿时鲜活舞蹈起来,过不多久,满载“乌金”的列车快速穿过火车站,向东窜去,驶进凉都六盘水的核心;从二塘火车站出发到安乐,在明清时,是要摆渡才能过津的,这个渡口驿站不知从何时开始,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和记忆,只有在一个多甲子岁数的长者,在饭后茶余偶尔有人提及渡口的名字,因为随着历史向前推移,古时的渡口驿站,被现代的铁索桥和水泥桥所取代,渡口也只是历史烟尘中翻飞的一束浪花了。但是,在一些八、九十岁长者的心中,这个渡口是充满诗意和历史沧桑的——因为明清时的古渡口,是摆渡生活和历史的舟楫,也许,蜀汉时安抚南方的诸葛武侯摆渡过,也许,明洪武年间征南的颖川候傅友德也在此弄过桨楫……一直虎视眈眈西南广大疆域、想称王称霸的吴三桂也许走过。后来,在解放前夕,剿匪平叛,保护百姓、安定民心的罗盘支队速安支队的将士们是摆渡过的,因为他们从香炉山、老鸦营、大黄山、安乐一带剿匪,追击国民党罗湘培残部和李弥旧部时,他们把这些与人民为敌的土匪,一路赶到二塘大坝中进行围歼,丢盔弃甲逃过滔滔的大河后,已成败局的罗湘培残部在胆战心惊中,偷偷窜向安乐北面的牛头大山的密林中,解放军在二塘黄家花园,大败这些土匪和国民党残兵后,他们在渡口与热情朴实的百姓依依握手告别……这样,一个普通的大河之上的渡口驿站,有了离情别绪和历史的烽烟,注入了人文历史的内涵,这就是大坝中的古渡口,一直留在安乐人心中,挥之不去的情结吧!

(未完待续)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