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屋脊·韭菜坪下的行走

贵州屋脊·韭菜坪下的行走

2016-06-02 16:17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乌蒙新报 【字体大小】:

施 昱

(接上期)

在多次追问和随时孝敬保长大爷——为他端茶送水、燃点土烟火的生活中,这位昔日英武、快临进坟墓的长者,吐露他埋藏心底几十年,关于大湾二塘一直不敢说的故事:他原来是民国末年的保长,家有不少土地,也适当收点租子。因为要保护家产和保长的地位,曾经买了两条铜管火枪,但是保长大爷并未因此而欺负百姓,而且对大多数穷人还爱护有加,经常周济他们。他曾经为滇桂黔边区纵队第三支队罗盘支队(后改为速安支队)中的战士们放过眼线,做过“秘密侦察员”,跟速安支队中的战士有过秘密接触。速安支队在赫(章)、威(宁)水(城)沿线转战,牵制国民党李弥残部,借机消灭其部分力量,支援解放军大部队消灭国民党李弥大部队,阻挡其越过云南逃到台湾。为此,速安支队的活动,大多于云南边界的赫、威、水一带,这样,大湾、二塘、猴场一带自然是他们经常活动的范围。速安支队支援解放军正面作战的功绩,人民不会忘记,历史不会忘记。但是,二十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政治运动中,少数百姓因不明其地下活动的真相,有人污告他们为非法活动,因组织上缺乏深入的调查,极个别同志被迫害致死,闹得人心惶惶。甚至波及少数百姓,他们还被别有用心的人,用绳索将之五花大绑,甚至还被关押毒打。对于这段历史,保长大爷讳莫如深,担惊受怕,直到改革开放、土地承包到户时,他才坦坦荡荡的把他们在大湾、二塘、猴场一带活动的故事倾吐出来——实际他也是有功之臣,为速安支队提供过粮食补给和火药帮助,甚至在他们危难时,还把身上仅有的一块银元,也贡献给速安支队用于军需。可惜,他还未看到后来的平反昭雪会,就离开了自己一直向往的更好的生活…… 七 站在速安支队剿匪战斗过的二塘黄家花园遗址处,背依安乐村对面的牛头大山,山风依旧,凭借天险战壕依旧,这些战壕遗迹,好像还在诉说着那段动荡的历史。剿匪用过的战壕由南向北一字儿排开,地势险要,背靠大山,前俯“鱼米粮仓”大坝,活动全收眼底,真乃天险要地。这些战壕只剩下7个,全是土坑,最深的有2米左右,坑的直径有1米多。坑面的周围被浓茂的白花兰草密封住,不扒开厚厚的草丛,你还真难以发现这些曾为速安支队剿匪作出贡献的战壕。壕坑的西北面,二塘黄家花园,土地肥沃,庄稼丰收。黄家花园原为一土司的庄园,为何叫黄家花园呢?当地一位年逾八旬的杨姓老人说:清末一安姓土司乏嗣后,有黄姓人家在此居住而名。但后因其他什么原因而搬走,或因什么缘故没有延续至今,众说纷纭,现在,我们只能把它当作一处怀旧的花园抑或村庄的遗址,去遥想它原来的美好背影,和要追寻的记忆……实际上,二塘黄家花园是一处适宜居住的好地方,她背依的大山从西北面的韭菜坪山脉一路南来,到此突然缓缓的向西南转了一个弯,花园身处在大湾的中心,大山为其遮风挡雨,花园的前后,土地级级攀升,一弯一弯、一块一块向韭菜坪之巅伸展,平旷而肥沃,弯子的中部,清泉不经意间从土坎中部的冒沙井中汩汩溢出,砌老井的条石上青苔泛绿,悠悠长长的、轻轻地飘浮在清澈的井水中,这是一幅寓含忧思而又多情自然的图景,轻轻把手伸入井内,掬一捧清泉,一饮而尽,泉水甘洌,沁人心脾。黄家花园的大弯中,土坎上间种许多棕榈树,枝叶丰茂,青墨绿的颜色,亮锃锃的,当地百姓把这些厚实的棕榈叶砍下来,认真修剪,扎成厚实的棕叶扫帚,用它打扫院子,比城市中卖的塑料扫把还好用。又把棕榈树的棕衣一层一层的割下来,制成秀巧的小扫帚挂在床沿,随时都可以轻轻拂去被褥上的灰尘,床铺干净整洁,这些细节的生活,让我既羡慕黄家花园这块土地,又敬佩智慧的百姓,他们在闲适的日子中,认真经营着自己的生活,犹如黄家花园村庄中的一丛丛梨树,自由花开花落,闲庭信步。虽水大支线铁路上的火车一次次西来东去,他们仍心安理得地耕耘自己的故土,仔细干着手中的活儿,春天播种,秋来收获……

(未完待续)

附 件:AttachmentP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