牂牁江畔守望万家灯火

2014-12-01 15:35 来源:六盘水供电局 【字体大小】:

 

陈诗宗 李泵 侯志友

出发前王国权(前)给徒弟仔细交待这次巡视的路线和安全注意事项。李泵 摄

史上开进大冲村的第一辆车还是多年前通电的时候进村的电力检修车,自从通电后村民们见得最多的也是黄色的电力抢修车。李泵 摄

 

王国权(前)带着徒弟在悬崖边上巡视线路。李泵 摄

王国权(左)和徒弟每到一个巡视点都要拍照记录,并把缺陷发给所长和微信群里。李泵 摄

王国权把身上的干粮分给学生们吃,常年行走在牂牁江畔,王叔叔成了大冲小学的“常客”。李泵 摄

王国权给大冲小学修理低压刀闸。李泵 摄

由于地处边远没有公路,交通极为不便的大冲小学学生们最常见的汽车便是南方电网的黄色抢修车。李泵 摄

    新闻导读

    他只是千千万万名电力巡线工中的一员,他也只是诸多户外作业者中的一份子,他和大多数人一样,上有老下有小,需要面对柴米油盐酱醋茶,可每个月他回家的次数不超过3次,在家时间加起来不到60个小时。

    每个月有22天左右他是在外巡线的路上,有一个星期左右的他要呆在供电所做日常性工作。在外奔波,在供电所吃住,剩余的能留给家人的时间便寥寥无几,孩子们见到父亲就像见到了来访的客人,老父亲看到儿子就会忍不住老泪纵横。

    今天我们就走近这样一位平凡中闪烁着光芒的电力巡线工——六枝供电局郎岱供电所配电运行班班长王国权,分享他工作生活中的酸甜苦辣和喜怒哀乐。

    初见记者,王国权的第一句话是:你们要跟着我们去巡线?能走下来不?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王国权还是转过身与同事们商量了好久,最终决定同意,但是路线要变一变。

    原本他们常走的线路是乘船跨过牂牁江,到对岸的毛口乡大冲村,在徒步爬山巡线。由于山路崎岖难行,有些地方甚至是接近90度的悬崖,出于安全考虑,王国权决定先驱车上沪昆高速,再绕过安顺、行经关岭岗乌镇,从背面缓坡驶向目的地大冲村。

    已是初冬时节,天空中飘洒着细密的雨丝。

    早晨7点,草草吃完早饭,王国权收拾好户外作业的行囊后,就和同伴蔡怀勇出发了。这趟他们负责巡查的线路是从郎岱镇到大冲村,途径30余个村寨,线路达77公里。

    大约一个半小时,巡线专用的四驱越野车绕过关岭自治县来到位于岗乌镇的光照水电站。

    从这开始,再没有平坦的油路,车子只能在仅容一车通过的盘山毛路上颠簸。

    海拔越来越高,公路弯道越来越急,一连十余个回头弯让记者感觉有些晕车,俯首向山下望去,山脚下的牂牁江水色湛蓝,却也让人在侧目之余,颇感几分巡线路上的惊险。

    车子进入大冲村,在村民一组停了下来。王国权和蔡怀勇从车子后备箱取出望远镜、扳手、螺丝刀等工具,向农田中间走去,检查变压器运行情况。这项工作在他们口中叫做“巡视和消缺”,就是检查设备,排除故障和缺陷的意思。

    “出现了引流线松弛,虽然目前不影响运行,但还是要进行停电调整,列计划尽快处理完毕。”忙前忙后查看一通后,王国权一边拿本子做了以上记录,一边让身边的蔡怀勇拿着相机把有缺陷的地方给拍下来,回去安排时间解决。

    查看完变压器,已接近午饭时间。“赶快到家里来,一起吃饭。”一位老大娘见到王国权后,热情地打招呼。看到王国权笑着推辞,老大娘赶忙返身回屋,用围裙兜了花生,放在车子的后座椅上。

    “村里老百姓很热情,一见到我们就拉着到家里吃饭,心里很温暖。”王国权看着放在车里的花生,扭头朝目送车子离开的老大娘挥了挥手。

    十多分钟后,巡线车又沿线来到了高山之上的大冲小学,王国权又忙碌开了。这下他不仅负责线路“排缺”,还给学校当起了义务的电器检修员。走进学校食堂,王国权上上下下在各个角落仔细打量,任何用电问题都逃不出他的“火眼金睛”。

    “电饭锅、电磁炉都插在一个插排上,这插排电线太细了,容易把电器烧坏,得换个质量好点的插排。”王国权这边刚说完,那边又盯上了厨房的闸刀,“闸刀的灭弧罩烧坏了,下周我带个空气开关过来换。”

    忙完这些,王国权又来到教师办公室,听到一个老师说电源插板不好用后,王国权就拿起螺丝刀修起来。“每次他上来巡线,都来学校帮忙检修电器,还来看孩子们。”学校校长蒋跃龙看到刚修好的电器,开心地说:“这下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学校不会因为电路故障影响教学了。”

    检修完线路和电器,已是下午一点过了,王国权和学校师生一边闲聊,一边把自己带的饼干等干粮分发给孩子们吃。想到王国权和同伴辛苦了一上午,又累又饿,校长和学校食堂的师傅摆好了吃饭的桌椅后,就拉着王国权和蔡怀勇去吃饭。一盘猪肉,几盘青菜和洋芋,简单的一顿清水小火锅,王国权和蔡怀勇却吃得津津有味。

    “多吃点,你们一会还要爬山嘞!”校长蒋兴龙一边给王国权夹菜,一边感慨巡线工人帮了学校大忙,学校的图书角、一些体育器材也都是在巡线工人的倡议下,由供电局给捐赠的。

    吃完饭,王国权和蔡怀勇又踏上了步行爬山的巡线路。他告诉记者,必须抓紧时间赶在天黑前下山,晚上山路根本走不了。

    一路穿过遍布石子的羊肠小道,途经石漠化山坡,再经由被丛生荆棘掩映的林中石道,同行的记者早已气喘吁吁,倚在石头上擦汗,而王国权和蔡怀勇却一直步伐矫健,甚至还哼起了小曲。

    “这里的山路十八弯,这里的山路九连环……”对于王国权来说,他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户外作业,也习惯了通过歌声寻找快乐。王国权一边走,一边向记者道出了他18年巡线路上的故事——

    有次他带两个儿子一起巡线,结果赶上雨天,十多岁的小哥俩在湿滑的山路上几次摔跤,受冻之余还陪着他饿上了一整天,儿子说:“被你坑惨了,再也不去了。”

    “有时候一出门就是一整天,要是再碰上紧急任务,吃不上饭太正常了。”由于长年的户外作业,王国权落下了关节炎和胃病,虽然一路上他走得飞快,但休息的间隙,偶尔触摸一下膝盖的小举动,还是暴露了他关节上的这一“职业病”。

    穿过了石道,便到了大冲村的海拔最高点,这里海拔约1700米,悬崖下便是气象万千的牂牁江。

    偷偷瞄了一眼悬崖,记者因为恐高头晕了,再也不敢往前多挪一步。王国权转身一只手拉着记者,一只手抓紧一旁的树枝,小心翼翼地挪动着,终于来到了这趟巡线的最后一个地方——“大炮杆”。

    “你看这个电杆位于悬崖最高处,而且是横着面向对面的,像不像大炮?”王国权笑着告诉记者“大炮杆”名称的由来。

    只见他和同伴一道,弯着腰,一步步挪到“大炮杆”下,认真进行着这一天最后的一项“排缺”任务。

    记者看了看手表,下午6点10分,这一天差不多12个小时,王国权仅仅完成了他巡线的其中一段,第二天这样的工作还要继续。

    这时,王国权点了支烟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抽起来,使劲吸了几口,又吐了几个烟圈后,淡淡地笑着说:“每完成一次巡线,就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记者手记

    从清晨到沉沉夜色,从满怀好奇出发到爬山时的气喘吁吁,再到归途时的饥肠辘辘,记者跟随蔡怀勇体验了一整天的巡线之旅后,瞬间萌生了对巡线工这份职业的敬畏。

    没体验巡线之旅前,未曾体会到这份职业的艰辛;没走近巡线工之前,未曾懂得他们对身处岗位的坚守。王国权和蔡怀勇只是户外巡线工中的一员,但正是他们这些人的存在和默默奉献,工厂的机器才能正常运转,光明才能在夜晚来临时照进千家万户。

    在六盘水各个县区共有800余名像王国权这样的巡线工,每当华灯初上的时候,我们不应忘记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为了大家的光明有家不能回,跋涉在“保证光明”的路上。  

 

附 件:AttachmentPh
上一篇听取梅花山旅游总体规划情况汇报下一篇因地制宜科学谋划 全乡摆脱“空壳村”